最近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几个月的摸鱼♪

白快。



1、

木质的书架圈状贴墙层层叠叠地延伸至顶层,天花板垂落而下的水晶灯折射出明亮的光。小西装一丝不苟地扣好的男孩紧紧抿着嘴唇,准确地踩着琴谱在琴键下敲出乐声,额前的茶发被汗水濡湿了,柔顺地粘成几缕。

“音乐可不是这样的啊,”不知何时出现在琴背的青年附和着琴声敲了两下琴面,轻叹一声后又露出点微笑来,“小少爷。”

青年缓步走到男孩身后,俯下身欲握住后者的手,却先被男孩反手抓住手腕制止了。“这里是母亲最喜欢的书房,仅仅在这里,我希望我的琴声是现阶段最为完美的,KID。”

褪下了白色西装,仅系着蓝色衬衫的KID歪头听着,先前显露出的一点的惊慌又化为了笑嘻嘻的笑意。他也不强求地从小白马的束缚里挣脱开,直起腰看着仰起头瞧他的小白马,“刚刚夫人觉得有些疲累,已经上楼歇息了。”

KID有些好笑地瞧着本来眉眼里都含着期待的小少爷随着他的话语蔫了些许,挺直的坐姿都松懈下去,小短裤下够不到地的腿微微摇晃着。男孩那点简单单纯的心思倒是比混血侦探白马探好应付,侦探一抔善良都藏在温和的笑意里,勾勾弯弯难以辨清,但真相和鲜血往往能轻而易举地化为荆棘扎穿侦探柔软的微笑。

踩着厚实的地毯走到书架旁的KID小小地惊讶于这书房的藏书量,他伸手滑出一本装帧精良的童话,翻了几页后才转头,“想听故事吗,小少爷?”

2、

黑羽快斗是在深夜里落到白马宅的。

他本在魔女家捧着热可可陷在柔软的沙发里,听红发的少女事无巨细地分析着敌方情报,但只在打盹的一小会,他就被魔女的魔法强制地扔回了十多年前——英国侦探还未能高过他肩膀的时候。被强迫换上工作三件套的他也只好轻车熟路地撬开他熟悉的窗台,翻进了白马宅,却没料到尚还佩戴着母亲赠与的宝石徽章的小白马正站在厅内,扭头琥珀色的眼里映着清澈的月光和踩着栏杆轻跃进来的他。

“你是来送礼物的精灵吗?”

当然不是。小白马融着些许期待的眼镜像是亮了起来,黑羽快斗惊奇于意外单纯的小侦探,也拿这样过于清澈的眼神没辙,只好微笑着走近对方,蹲下身跟孩子的眼睛相对。“只是一位偶然路过的魔术师而已。”

他牵过毫不设防的小少爷的右手,将意味不明的亲吻落在指缝间,“生日快乐,小少爷。”

3、

“那你见过未来的我吗?”

小小的侦探已经有了未来的模样,会欢天喜地地捧着父亲送的怀表,脸上却努力板着不让笑意过分显露。善意仿佛都出自本能,对着迫不得已抢财的犯人总是过分忧虑。

黑羽快斗只好合上厚重的书籍,忍不住笑着回答,“是个非常厉害的侦探哦。“

4、

魔女的计划他打从看见小少爷的第一眼就知道了,男孩在被窝里躺着规整,呼吸清甜,嘴角还在微微弯着。黑羽快斗的手指拂过睡得正熟的孩子的刘海,将一缕遮过眼的头发拨到一边。小少爷的枕边摆着他母亲在生日时赠与他的宝石徽章,碧蓝的宝石在窗外月光的映照下仿佛显出正中的红色来。

黑羽快斗轻叹一声,他这次将吻落在额前,轻喃的话语随着他的身影消散在周遭。

快点长大吧,小侦探。

Fin.


♪♪

“借用一下你,大侦探。”
踪影随风的怪盗几乎将自己送入了他的怀抱里,掌心微凉的温度隔着一层单薄的衣料贴在他手里,英国的名侦探在恍惚的瞬间紧了紧攥住的手。
他几乎抓到他了,他想。
黑羽快斗好笑地哼了声,帽檐下一双玻璃珠似的眼睛似笑非笑,然后攥住了他手里的名侦探一起跳出了窗外。


♪♪♪

他轻推开学生会部室时,黑羽快斗正卧在办公椅里,脚尖不时地点着地使椅子小幅度旋转起来。他扭动门把进门的声响只让对方在惯性里抬起蓝玻璃珠似的的眼睛看了他一眼,附赠一个微笑着比划出的枪响的动作。
BOOM。
随即运转的椅子将他旋转过去。


♪♪♪♪

Hurricane

他将晶莹剔透的蓝宝石上下抛弄了两下后才收手握紧,透彻的蓝宝石从内里散射出一缕红色的光,奇异般地在他掌心消失。
英国归来的侦探掐准了时间似的从隐蔽的角落里缓步走出,微笑着跟他道晚上好。他从那点唇角的弧度看出少年的意气风发和久违的疏远感来,因而确定了这时正是他和白马刚对上面的时候。他无从推测好坏利否,也只能就着剧本演出一副冷淡挑衅的模样,边搪塞着侦探的问话边预估着逃脱的可能性。
黑羽君。侦探忽然凑上前来,反手握住了他的手腕,他这才惊讶于他们间越来越小的距离,习惯性的不设防本不应用在还未曾确认关系的侦探身上。被抓住时他猛然惊醒,手脚霎时冰凉,侦探却没给他充足的反应时间,将他的反应收之眼底后只是轻轻叹了口气,松开了手,像是把隔阂感和陌生感都扔开了般地露出个他熟悉的笑容来。
抱歉,我应该先给你一个穿过荆棘之后的亲吻的。
他被侦探的睡美人笑话惊得跌下了天台,逃跑般地离开了,并顺利地溜了一圈警察后回到了家中。未曾归还的宝石在他胸口的内袋里,沉甸甸地烙着他,他拎了出来,价值不菲的宝石泛着光,颜色跟侦探的眸色如出一辙。





评论 ( 7 )
热度 ( 2 )

© 怖鸽获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