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言。

“我们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忘羡/Priest/安雷。
间歇性刷全职。


搞着玩。

 

中二写手欢乐多。

永不毕业的中二期(。
暂存。

《Give My Blood To You》
魔幻架空。



*潘多拉对宿主有选择。
快斗潘多拉设定。
给予血液即将心脏献出,而后心脏不受伤快斗也不会受到实质性伤害(自动愈合)

“你明明比我清楚的,黑羽君,”透过话筒传达的声音微微有些失真,却依旧抵在心尖上,一字一顿都冰冷无比。
“现在的医学水平是救不了白马君的。”
他垂下眼,细碎的刘海在眼睛处打下一片阴影,交叉的指间感知到的渐渐流逝的温度昭示着眼前的侦探正在走向死亡的事实,逼迫着他做出抉择。
他能怎么办。
他还能怎么办。
半晌,他紧了紧握住侦探的手,从唇间吐出短短的回答,轻微的声音像是飘散在空中,一下子便不见。
“我会救他。”


永生是什么?
他见证了不计其数的死亡,也被无数的濒死的人们拽住了裤脚,他看见他们眼里露骨的留恋与不舍。
但也仅此而已。
他无法再做到更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生命的离开,空等着时间流逝,然后一个人被一次又一次地抛弃在现世里。
看不到尽头,也没有尽头。
他依稀记得幼时的他拉着父亲的衣角,在宴会上避着热烈谈论着的大人小声地问。回过头的父亲只是温柔地笑,俯下身子将他抱在怀里。

那是一场不会结束的噩梦。
他已逝去的父亲,曾经这样对他说。




而如今,他要亲手将白马探拖进这噩梦里。






锋利的刀片划下一道痕迹,暗红的血液顺着手腕蜿蜒流下,滴落在茶发少年失去血色的嘴唇。
他阖上眼,将唇覆上。

>>
“闭嘴,给我躲到后面。”
“恕我拒绝。”
“……你到底有没有身为心脏的自觉啊笨蛋白马!!”
“即便如此,我也不想看到黑羽君一个人在战场上。”
愣了半晌)“我又不会受伤。”
“你会疼。”

(好了不会说情话了,待(keng)补(le)

《24小时恋人》

“最后不想听听怪盗的遗言吗?”

“他说,”

“他喜欢你。”

“永别了,白马。”


“啊啊……晚安,KID。”他捂住眼睛,声音都浸着湿润。

晚安,黑羽君。

我居然能捅白快…………各种意义上都进步了(

  8 4
 
评论(4)
热度(8)
  1. 引一曲微尘迁乱言。 转载了此文字

© 乱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