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言。

“我们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忘羡/Priest/安雷。
间歇性刷全职。


搞着玩。

 

【存】题目以后再说(

大学会长副会长设定。
小段子。
白快。

“白马,醒醒。”
肩部传来被轻轻拍打的触感,伴随着的冰凉在裸露的脖颈泛开。原本只是打个盹的白马探颤了一下,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
“冷……”
倾过身子叫醒人的黑羽快斗愣了愣,手指还停留在不经意掠过对方白皙脖颈的动作,随即他反应过来几乎是立马就缩回了手。
“啊抱歉抱歉,一不小心。”
眨了眨眼视野重新清晰起来,白马探偏过头注意到拉出一旁椅子坐下的黑羽快斗手上是不合季节的空荡荡。
“手套弄脏了?”姑且根据手指的温度推测不是刚脱下。
“也不是,”双手合十,黑羽快斗往手上呼出小团温暖的气体,试图让双手回温,“刚刚被一个美术部的女孩子撞到了,拉住她的手时被画笔弄脏了,干脆就洗了。”
放弃搓揉手的人不抱怨也不气愤,拖着腮撇过脸看他时苍蓝的眼睛里只映着他的模样。
“开始工作啦……等、等等你干什么?!”
垂在椅子边上的左手被覆上,温热从对方的手心传过,似乎透过了手背滑过血液直直地蔓延到脸颊,下意识的逃离后手却被攥得更紧,甚至被迫翻过十指相扣。
“……很冷你快放开。”
年轻的魔术师挣脱无果便也任由侦探握住,而后者微微垂下眼睫看着安分地自己裹住的手,唇角起了浅浅的笑。
“不放,就握着。”

没修先放着等猴年马月写多几个再说(。)


摄影师×魔术师

“白马,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眼里就只有他了呢。”

  1
 
评论
热度(1)

© 乱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