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言。

“我们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忘羡/Priest/安雷。
间歇性刷全职。


搞着玩。

 

【贺文】【柯南】来自未来的白鸽

你居然真的写完了()我一开始还以为你会写真的小孩子原来是伪的,但这穿越回去扰乱剧情发展的设定真是超级有趣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喜欢这个带小孩的快斗哥哥!!被熊孩子耍流氓的快斗哥哥)结局不是求婚差评!!(wait)谢谢青阳阳wwwww最近每个星期回来都要向你传播咸鱼思想,想想真的是……太爽了(不是)大学加油啊,做一条有理想有抱负的咸鱼,注意身体多运动(。

青阳葬仪师:

 @乱言胡语 


#给苏大大11.21的生日贺文#


#虽然9月份就定下来了但我还是拖到了11.19才开始写的orz#


#作者站新快,但这篇大概新快新无差#


#可能隐白黑,真的只有一点点#


#文笔依旧小学生#


#人物可能OOC注意#


#如有撞梗是我的错#








工藤新一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么狼狈的一天。


和小兰一起去了一趟游乐园,正巧看到了形迹可疑的人,于是跟上去一窥究竟。结果一不留神,被另一个成员从背后偷袭,还被硬灌下了药物。


醒来的时候莫名其妙变成了小孩。


他大概当真是不考虑自身安危的人,所以才能在现在——刚从警察的盘问下逃脱的现在,如此平静地想起刚才的遭遇。


身上的衣服很不合身,扯谎说是哥哥为了捉弄自己给套上的,才勉强从游乐园跑了出来。


已经晚上了,天很黑,铺天盖地的绝望和无助在一瞬间似是要将他打垮。


工藤新一是人,不是神,哪怕他在犯罪现场能那么无畏而自信地做出滴水不漏的推理;能在面对犯人时从容不迫地想方设法地将他逮捕;能在身处险境时冷静下来谋求生路。他依旧只是个十七岁的高中生。


而现在,他只拥有一个小学生的身体。


这是第一次,让他有种不知接下来该做什么的迷茫感。


不能去找小兰,他的大脑第一时间划过了这句话。


不能让他们知道工藤新一还活着,否则我周围的人都会受到我的牵连。


工藤新一已经死了,是的,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工藤新一已经死了,那么剩下的我,一切都没有的我。


我该怎么办,我又能怎么办。


 


 


 


黑羽快斗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他只恍惚记得曾经作案时不小心欠下那个魔女一个人情。于是魔女以此为筹码,和他说她会随时来找他做一个实验。他没有蠢到敬酒不吃吃罚酒,在得到魔女本人承认的不会对他的身体产生什么影响后,他就随口答应了下来。


他本来以为大概只是要他参与完成一个小小的魔法实验之类的。但事实上,他实在是太低估了整件事的麻烦程度。


今天,正当他以怪盗基德的身份盗取完紫红趾甲同时又顺手归还在大楼上,和小侦探打完招呼带着同伙逃之夭夭,正要着陆的时候。突然感觉身体被用力扯进了一个巨大的漩涡,然后是迎面而来的翻天覆地的眩晕感和失重感,仿佛他被无形的力量强行拽到了空中,接着又被外力驱使着像陀螺一样空转,感觉眼前的世界仿佛被颠倒了一般,闭上眼,他强忍着恶心感才没有吐出来。


还好这段时间并不是很长,在他感受到重力再次存在的时候,他已经被狠狠甩在了地上。


就算是合着眼也能感受到的,刺眼的亮光。


他忍着身上的疼痛,缓缓睁开眼,看到的是一张关切的脸。


“你没事吧?”


问话的人他既熟悉又不熟悉——阿笠博士。


经常盗取工藤新一这个身份的人自然调查过他身边的人,黑羽快斗几乎是毫不费力就回想起了这个聪明的博士。


我这是在……商场?


他打量了一下四周,确定周围没有多少人之后又重把关注放回了面前的人身上。


他……不认识我?


“诶,你的肩膀受伤了,等等啊,我这就去拿急救包来。”阿笠博士关切地对他说着,嘱咐他不要随便走动,然后小跑着离开了。


这是……怎么回事?


黑羽快斗这才注意到自己右肩上的白礼服已经被磨开了一块,肩膀带着伤口裸露在了外面,大概是刚才被甩下来的时候碰伤的吧。


可是现在这一切都不重要,他本来以为阿笠博士肯定认得他这身衣服,认出他是怪盗基德,然后自己就该策划着怎么逃跑。


然而刚刚那关切和陌生的眼神并不是装出来的,他毫不怀疑那个老好人博士会带着红药水而不是警察回到这里。


是我,还是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吗?


不管怎么说,还是不要和这个博士多扯上关系为好,他强撑起身子,从博士离开的另一个方向逃走了。


 


 


 


工藤新一走在去博士家的路上。


他知道这很对不起博士,但在如今孤独无依的情况下,他能依靠的只有博士了。


正在这时,一袭白衣跌跌撞撞地闯进他的眼里。


对方看上去并没有受什么伤,除了他左手掩着的右肩,但却走得很是吃力的样子。


工藤本来是想装作没有看到的,毕竟以他这个身体,就算是想帮忙大概也做不了任何事。


对方应该也不会向一个孩子求助的。


这么想着,他安然地继续前行着。


但对方却改变了方向,在他的面前停了下来,挡住了他的去路。


工藤还没有来得及反应,那人就已经蹲下了身子,然后是和他如出一辙的嗓音:


“大侦探,不好意思,得麻烦你帮帮忙了。”


这句话像响雷一样在工藤脑袋里炸开了。


没有人会对一个小孩子说侦探这个词的。


他的瞳孔倏地放大,却对上了一张和自己很相似的脸,他感觉自己头脑一片空白。


“你,你是谁!?”


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了吗?这个人也是那个组织的吗?


无数的疑问快要将工藤打垮,他像是在洪水中的苇草一样,由命运将他淹没。


“哈啊。”因为刚刚已经经历过阿笠博士那一遭,所以快斗确实也对工藤不认识他没有感到多大意外,但是,为什么会露出如此惊恐的神色呢?


“我是工藤新一,未来的你哟,”好笑地看着面前的人突然愣住的神情,快斗用左手变出一朵玫瑰,递给面前的孩子,“允许未来落魄的你先在你家暂时歇一下脚吗?”


 


 


 


工藤从一开始就没有相信过这个人的任何一句话。


但是他觉得如果对方真的是要来杀自己的话,是不会拖着这幅身子对着一个将死之人开玩笑的。


怀着一腔的疑问,他打开了自家的铁门,让这位不速之客上门歇息。


黑羽快斗也毫不避嫌,大大方方地问他要起医疗箱,然后趁着对方去拿的时候环顾了一下这个地方。


没有什么可疑的,这个世界确实和他记忆中的一样。


他摸出自己放在口袋里的手机,打开翻盖,然后愣住了。


这个日期,并不是今天的日期。


不对,更准确的说,这不是他印象里今天的日期。


“怎么了,一脸可怕的样子?”工藤抱着医疗箱刚回到房间,就发现对方的神色不对。


这时,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完了,是小兰!


工藤连忙接起电话,却突然想起自己的声音已经不是自己原来的声音了。


“新一,你今天怎么回事,突然就跑掉了。真是的……你怎么不说话?”


怎么办?


“啊……啊,那个小兰……”


“嗯?你不是新一?你是谁?”


正当工藤急得焦头烂额的时候,一个手突然伸了过来夺走了他的手机。


“喂,你……”


“啊,小兰啊,抱歉,刚才我妈妈的亲戚的孩子来了,我正好看到他迷路了去接他所以才丢下你一个人的,”快斗自如地回应着电话那头的小兰,“刚才我有点事,也是让他帮忙先接了一下电话。真的很抱歉没有和你说一声,我也是看他一个人好像很饿的样子,又孤零零的,才忘记了。”


怎么回事啊,这个人……


不同于快斗的巧舌如簧,工藤现在简直是哑口无言,尽管他已经意识到这个人绝对认识自己,但是也没有想到他能如此熟练地扮演工藤新一。


他到底是谁?


当工藤还在思索的时候,快斗已经把手机挂了,然后拍了拍他的肩,把他从沉思中打醒。


“帮你处理好了,大侦探,下次记得和女朋友先说一声……不过估计最近也不会有下一次了。”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扮演我?”


“扮演你?”快斗叹了口气,“我是本来就长这样,而且声音碰巧比较和你相像而已。”


说着他摘下了头上的帽子和单片眼镜,露出本来的相貌。


和自己几乎是一样的外貌,仅仅是头发比较自己更为凌乱一些。


“你是真的……只是和我长得像而已?”在这个时间点,工藤确实有点难以置信。


“是啊,大侦探,”快斗用没有伤的左手做出摊手的姿势,“你不会真的相信我是未来的你吧?”


“……为什么叫我大侦探?”工藤很快恢复了冷静,一个接一个地抛出问题,“为什么叫一个小孩子是大侦探?”


“啊,这个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你呢。”


“不要回避问题,告诉我。”


“帮我上药。”


啊?


快斗把受伤的右肩转向他,重复了一遍:“我帮你解决了你女朋友的事情,你借我了医疗箱,咱们平了。现在还要问我的话,拿出点诚意来吧。”


看着那人露出虎牙的笑颜,明知是被坑了工藤突然也无奈起来,乖乖地拿出棉签和红药水。


 


 


 


“我啊,确实是来自未来哦,”一边被上药的快斗一边独自说着,“这点我没有说谎。”


“这个世界还没有发明时光机呢,你是哆啦A梦里的人物吗。”工藤没好气地回答他。


“嘛,所以你们这些吹毛求疵的评论家真是一点意思也没有,”快斗撇撇嘴,“对了,我刚和你女朋友说了,你的名字叫江户川柯南,别忘了哦。”


“你就这么给我定下了名字?”工藤给他上药的手微微施加了一点力,疼得快斗叫了一声。


“大侦探!我总不能告诉她我不知道我妈亲戚的孩子叫什么吧!”


“所以你就给我把江户川乱步和柯南道尔合了一下作为我的名字?”工藤——或许现在该叫柯南了——叹了口气,“好吧,那你呢?你和他说工藤新一到哪里去了呢?”


“要办一件很麻烦的案子,即刻就要动身了,”快斗无所谓地说道,“你不会有更好的理由的。”


“确实……现在可以说说你的情况了吧,”柯南一边帮他包扎一边继续追问道,“我相信你来自未来了,你到底是谁呢。


“了解我到这个程度,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另一个我了。”


了解你吗?


为什么呢?是因为要模仿你不被别人发现,还是仅仅是因为对于对手的关注呢?


黑羽笑了笑。


“我啊,大侦探,记得江古田钟楼吗?”


“诶?江古田钟楼……”满意地听到侦探猛地倒抽一口气的声音,“你,你是……”


“果然还记得我呢,”白衣怪盗好像很开心的样子,“我本来以为你看到我的时候就会发现的,但是好像没有呢,是因为那一次在直升飞机上没有看清楚吗。”


“……一个小偷,竟然敢向侦探来寻求帮助,”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不得不说是被这个人的胆大无畏微微吓到了,不过早在江古田钟楼那一次他就该知晓的,他可是直接随着白布跳下那么高的钟楼的,“我想我大概是问不出你的名字了,那么,告诉我该怎么称呼你。”


“叫我白马吧,啊不,开玩笑的,”迅速被工藤吐槽“你才不是白马王子”的快斗稍稍沉思了一会儿,“叫我土井塔克树吧。”


“土井塔克树……怪盗基德吗,”工藤调侃了他一句,“真是毫不掩饰啊,怪盗先生。”


“彼此彼此,大侦探。”


 


 


 


黑羽快斗是个黑户,毫无疑问。


比较而言,工藤新一如果说是已经在社会上被除名了的话,那黑羽快斗就连出现在死亡名单里的资格都没有。


江古田高中二年B班有另一个黑羽快斗。


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因为暂时找不到容身的地方,就借工藤的房子来住了,借口是他也爱看福尔摩斯,这令新一被他噎到无话可说。


当然,他还是帮了一帮这位落魄的侦探先生的,比如推荐他去找那位神奇的博士。


这也正和工藤最初的想法吻合,因此第二天一大早,工藤便赶去了博士的家。


快斗大概猜到,正是因为他当时在商场和阿笠博士意外的碰面,加之自己先行一步找到了被变小的工藤新一,才会让那两人没有顺利在头天晚上就遇见。


不过如果按照剧本走的话,接下来大侦探就应该住在他女朋友老爸的侦探所里了。


快斗辗转着在床上思考着,那么我该怎么办呢。


他无法去江古田,也不能回家,他不知道红子的魔法大概什么时候会失效,或是她结束实验放他回原本的世界。


他甚至不敢确定,红子所谓的实验是一定有解答的。


如果他再也不能回去,那个世界的黑羽快斗就会不复存在。


他不想去想这些事情。


 


 


 


工藤回到家的时候就发现名扬一时的大怪盗躺在他床上打着滚儿。


拍成视频会有多少点击量啊。


当然这只是想想,他快步走了过去然后抬着头无奈地告诉他再滚就要塌了。


身高问题真是个讨厌的事情。


快斗倒是很是意外地看到工藤竟然回来了,他这是不按剧本走啊:


“你怎么回来了?”


“我不回来还能怎么样,”工藤死鱼眼,“拜托这是我家。”


“你不是应该住到毛利小姐她父亲的事务所吗?”


“什么我应该……你那个世界的我直接住到小兰的事务所里去了?”


“嗯,大概是为了调查那个组织吧,难道你不是这样想的吗?”


“我当然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借着亲戚的名义说会经常去小兰家玩,”工藤顿了顿,“可我没想过直接住过去。”


“为什么?直接住过去的话会更方便的吧,你需要那个大叔的。”快斗趴着看向他,腿还一上一下地捶着床。


工藤叹了口气:“你有点自觉好吗,家里还装着一个大盗,我敢让你一个人呆着吗?”


“那我还真是荣幸啊,”快斗挑挑眉,“接下来的同居生活可就要拜托你了。”


“我还是要上小学的,”说着工藤挠了挠头,嘟囔着是不是不应该去找博士,接着说道,“一日三餐就交给你了。”


“喂喂喂!为什么是我!”


“开玩笑,你蹭吃蹭喝蹭住,我收留你个黑户你还不愿意做三餐?”


 


 


 


这种生活该怎么说,怪怪的,但意外地不让人讨厌。


经常一个人独居的快斗对于做饭其实并不排斥负责三餐,但是这是他第一次体会到带小孩子的感觉。


虽然那个人其实说不上是小孩子就是了。


但是从外表上说,还是很有迷惑性的。


可能是出于捉弄的心态,快斗每天给柯南带去的便当总能做到不重样的拼凑出一个动漫人物的形象。


在经历了“哇是LASER警察好酷哦!”以及“啊是黑暗星人超像诶!”等小学生的叫声摧残后,柯南觉得自己应该找个时间和快斗谈谈这件事了,不过话到口边,想到他平时除了魔术外也不能外出做什么事情,又吞了回去。


给他的生活增添点乐趣好了,也不坏。


完全没有察觉到这种心态像是生怕妻子无聊的丈夫的想法的工藤新一,不经意还被拖去了一个叫少年侦探团的玩意。


他本人是很不想参加这种小学生家家的,结果得知这件事的快斗却强烈鼓励他加入。


“你们之后可是碰到了很多案件的!”快斗毫不在意地透露他知道的关于这位大侦探的消息,“你现在通过毛利侦探和警察局的人接触的机会本来就少,不能再放弃这个了!”


“……”拜托能不能不要说得像一个母亲对一个不成器的儿子的嘱托?


有时候,快斗会戴上帽子,跑到帝丹小学,然后装作是去接他的哥哥。


连工藤也不得不承认,他戴帽子穿黑夹克很好看,特别是那双水蓝的眼闪着狡黠的光芒的时候。


“这是我掉到这里之前在那个世界穿的,”快斗有次这么告诉过他,“那时我在做一个盛大的魔术,第一次成功了,然后在第二次表演之前,我去找你了。”


“不用说了,第二次我肯定看出来了。”


“真是自信啊大侦探,你确实看出来了,不过我也把东西弄到手了。”快斗做出开枪的手势。


“然后你又还回去了对吧?”查阅过基德资料的工藤对他的作风了如指掌,“你这么做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


“别这么问我,这让我想到某个很讨厌的家伙,”他撇撇嘴,“我也不知道吧,可能我是在寻找这个世界上最美的珠宝?”


“每个人审美不一样,那你大概是找不到了。”工藤答地也很随便,并没有把他编造的理由放在心上。


快斗经常会告诉他,那个世界的未来的自己是怎样怎样的,却不太说自己的事。


就像他会经常和小兰说新一哥哥怎样怎样一样,却对自己的事说不出分毫。


他们这种陷在泥潭里的人,总希望别人离这泥潭能远一点,再远一点。


但他都是泥潭里的人了,不在乎再深一点,于是有一次他坐在躺着的怪盗的身边,让他讲讲关于他自己的事。


怪盗说那样不公平,牵扯到魔术的事如果告诉了他,会让这个世界的自己吃亏。


工藤说那就讲讲你的日常,可以不要牵扯到我。


只是关于你的事。


 


 


 


有一次柯南和兰以及大叔在公园里破了一件案子,本应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的犯人却突然情绪失控,抽出走私的枪支就指着兰,威胁他们让自己逃跑。


已经有了足球皮带的工藤无法动弹,兰也因为和犯人有一定距离,加之还有柯南和她父亲,不敢直接上前空手道制服对方。


正当犯人要夺车逃跑时,突然从远处嗖嗖刮来两张扑克牌,一张打飞了他的眼镜,一张弹走了手上的枪。


然后足球骑脸,犯人倒地,完美收官。


事后工藤问起他怎么会在那里,那人看着报纸,说只是路过。


开车三十分钟的公园,多远的一个路过。


他想起他是打电话和快斗说过,因为在那个公园碰上案件,所以晚饭不能回来吃。


 


 


 


家长接待日兼学园祭的时候,趁着有希子等人还没有赶回国来,快斗冒充着江户川柯南的兄长来到了学校。


看着那个人捧着一碗冰狼吞虎咽的样子,工藤觉得不知情的人看到了还以为是个被饿坏了的可怜孩儿。


“少吃点。”


“是你一直压制我在冷饮上的开销的好吗,”快斗很是不满,“今天终于有机会怎么能不还好把握。”


“这么大的人了竟然还这么爱吃甜食。”工藤有些无奈。


“啊!是土井塔哥哥!”


步美捧着一个盒子跑到他们的面前,身后还跟着光彦和元太他们。


“唔,那个小姐姐不在吗?”快斗蹲下身子,咬了咬调羹说着。


“什么小姐姐?”工藤有些好奇地问道。


“不,没什么……”


“又是像服部平次那种我现在还没怎么碰到的人吗,”工藤凑到他的耳边抱怨道,“你到底是怎么会有我和那么多人都认识的感觉啊?”


“总感觉你们都很熟的样子,我还以为你们很早就认识……”快斗也咬咬耳朵。


“啊,柯南老是和土井塔哥哥说悄悄话!”步美不满地说着,“这样的话步美要不喜欢土井塔哥哥了!”


“真是抱歉,让可爱的小姐这样生气实在是不符合绅士的礼节,”快斗指尖轻转,马上变出一朵玫瑰,“能否请求小姐原谅我的小小过失呢?”


唉。


没有在意工藤的反应,快斗接着问道:“敢问小姐拿着的盒子里装的是什么呢?”


“哦这个,是给土井塔哥哥的礼物!”


“能得到小姐的礼物真是令在下感到荣幸之极,”快斗绅士地说,“能否现在就拆开一睹究竟呢?”


得到肯定答复的快斗拆开了盒子,然后工藤就在这么一个意外之下发现了为什么这个人厨艺明明不错,却从来没见过有鱼上过自家餐桌的真相。


 


 


 


“这不公平!”在被工藤终于测试出他怕鱼的事实后,快斗很是不甘心,“以后你对付怪盗基德只需要端着个鱼缸或者鱼料理就行了,这种行为明显是犯规的!”


“可是是你自己暴露出来的,我本人其实最初没有察觉到。”


“你要是这样的话,我现在就要去找这个世界的我,告诉他关于你的资料。”作势就要出门。


“喂喂回来!”生怕变小的自己拦不住他,工藤连忙扑过去扯住他的衣角,“别闹了,你要是和自己见面,搞不定这个世界会发生什么错乱。”


“好吧说着玩玩的,”快斗确实也没有真的要去找自己的冲动,只是实在觉得这样太亏待这里的自己了,“那你得答应我绝对不带鱼和这里的我对决。”


“……你真的觉得我会做这种事情吗?”


开玩笑,本来英姿飒爽的两人对峙的场面,结果自己要像个服务员一样端盘鱼?


你是很在乎基德的名声,但麻烦也考虑下我的立场,要是被报纸采用什么“小学生侦探依靠一条鱼打败怪盗基德”的标题我也没脸见人了好吗。


不过把要被保护的宝石放在水族馆可能是不错的想法。


算了,这样确实有点不公平。


 


 


 


工藤生日那天,他的父母专程从国外回来和他在酒店团聚,还得到了小兰寄来的礼物,借着变声器和她聊了很久的天。


回到家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


快斗平时睡得不早,大部分时间是在玩游戏,但今天他却发现电脑已经关了。


房间里黑黑的一片,窗帘也拉着,已经睡了吗?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灯突然亮了起来,然后是彩带喷发的声音。


“恭喜大侦探过生日啦,不过,反正加不加一岁也没有什么区别。”


和他明明是一样的嗓音,但是为什么听起来就是比他的要好听悦耳上那么一点呢?


桌子上摆着一个小小的蛋糕,旁边是戴着生日帽的白衣怪盗。


“……你自己做的?”他指指桌上的蛋糕。


“啊,当然,毕竟在家也没什么事情干嘛。”


家吗,这是第一次,在工藤变成柯南后,感受到自己正身处在一个家里的温暖。


父母常年在外,碍于现状无法和小兰多语,又无法和具有年龄代沟的小学生们倾诉这一切的他,觉得在这个人身边获得了从没有过的安全感和满足感。


他们具有相似的遭遇,又如此默契而合拍。


他可以不用在意说漏嘴而会引来怀疑,不用心惊胆战地度过每一分钟,这里仿佛就是宛如乌托邦的港湾,迎接旅途疲惫的旅人。


“哈……抱歉,有点困了,”快斗不知道他的内心活动,打了打哈欠,“我先去睡了,你也早点啊。”


蛋糕很甜,是他一贯的口味,也是他一贯不喜欢的口味。


但是今天是例外。


那个晚上,他蜻蜓点水般地吻了那个人的额头,眼神温柔似水。


 


 


 


工藤从不问他什么时候可能回去,快斗也就不说。


但两个人彼此都心知肚明。


来到这里是一瞬间的事,回去自然也是一瞬间的事。


随时随刻,随时随地。


没有一秒钟是能自信地说下一秒还能看见对方的。


所以有一天快斗拉住工藤,对他说:


“我不知道哪天我就突然回去了,可能是你上学的时候,也可能是做饭的时候,还有可能是是睡觉的时候——这都是说不准的,所以我想现在就把告别的话和你说了,省的最后连句再见也说不出来。”


工藤觉得没由来的烦躁和不安,他强压下自己的情绪,问他有什么想对他说的。


“嗯,不准把鱼用在和我的对决上,这个说好的。然后,以后你会碰到一个叫服部平次的大阪黑炭,一个有点冷冷的小姐姐,还有装腔作势的外国贵公子……”


都是怕他处理不好接下去的事情的建议吗。


平时他应该是不讨厌听这个的,但今天,他觉得自己听不进去。


他制止对方的对自己之后人生之路的种种叙述,问他:“我什么时候能碰见这里的你?”


被打断的快斗稍微愣了一会儿,接着又马上回过神来:“大概也不久了,不过江古田钟楼那一次你已经见到我了,以你这幅身子再碰见我……似乎就在几个礼拜后吧?你怎么了?”


“没事,就是问问啥时候能见到这里的你,”工藤笑得有些勉强,“最后我再问你个问题吧,你的真名——我不喜欢叫你土井塔克树,我也不会用你的名字去调查你的,就让我有个正式称呼你的方式吧。”


“……”


黑羽沉默了很久。


工藤也觉得自己很过分,但他不喜欢叫他土井塔,一点也不喜欢,这样的人不应该是这样的名字,他就是这么执拗地认为。


而就在工藤不抱希望的时候,快斗开口了:


“如果你真的那么答应我的话,告诉你也没关系……kai……”


剩下的声音被吞噬在了空气中。


这是真正的,大变活人的现场秀,没有魔术没有戏法。


场下观众只有一个。


他感觉心里缺了一块,不是很疼,但是眼泪却突然很想涌出来。


 


 


 


工藤借着哥哥回家去了的理由住进了小兰她父亲的事务所。


凭着他的能力,毛利小五郎很快名声鹊起,委托也随之而来。


他终于渐渐摸上了黑衣组织的边,一切都在稳步进行,本该是令人开心的事。


但他却只是很怀念那个时候,自己还能回那个家的时候。


几个礼拜后,他终于收到了漆黑之星的预告函。


第一次的碰面是在楼顶上。


一步步走上台阶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心在砰砰直跳,像极了那种准备向喜欢的人告白的小女生的心情。


他自嘲地笑了笑,然后带着烟花和盒子上了怪盗基德会来的地方。


 


 


 


怪盗基德是第一次看见那个男孩。


蓝西装,短裤,红领结,黑色边框眼镜。


他缓缓着陆,嘴角勾着笑,他知道那个是烟花,知道这个孩子不简单。


于是他问男孩子在这里做什么。


男孩说在这里放烟花。


正当他准备掏出对讲机的时候,男孩突然又补了一句。


但是以前欠过你人情,也不知道你的生日是几号,所以只能这么给你了。


男孩端上了冷藏盒。


里面是他最喜欢吃的冰激凌。 












——————————————


本来是想当天发的但是21号是周一还是算了_(:зゝ∠)_


用一天时间赶出来的,本来9月份的时候是想写篇短短的意识流就完事了,结果突然良心不安还是给捏了点剧情出来。


我大一真的不算忙但是时间不知不觉就没有了_(:зゝ∠)_【大概在肝阴阳师的原因】


新快也算有点初心的CP了,虽然我对柯南之后的剧情已经没什么感觉了但我还是很喜欢基德和柯南的对手戏。


最后还是再祝苏大大生日快乐!好好学习好好准备高考!


比心

  102 8
评论(8)
热度(102)

© 乱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