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言。

“我们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忘羡/Priest/安雷。
间歇性刷全职。


搞着玩。

 

【白快】归宿

小少爷生日快乐!!
新的一岁也请继续撩我!!(等等

OOC,OOC,OOC。大写强调。
段子。




正放着不知名言情剧的电视屏幕忽亮忽暗,他伸手触到墙壁上凸起的开关,手指在光滑的塑料质感上停留了一下,眼角却瞟到沙发上蜷着的身影。
他怔了怔,眼角随即柔和下来,搭在开关上的手也顺势放下。刚刚的犯罪现场仿佛被隔离在门外,他依着电视的光蹑手蹑脚走到沙发前。黑发的恋人抱着白色的抱枕把自己陷入柔软的沙发里,长长的睫毛垂下来连带着眼皮也阖上,唇线微松。他蹲下身,敛了笑。
——死者的身份是……
视野所见全是红色,暗红的液体狰狞着蔓延开,那中央盛放着的是睁大眼睛露出难以置信神情的女子,僵硬的面部昭示着她的死亡。
——死者生前……
——死者……
脑海里几乎是强制性地回放着刚解决的案件,就连闭着眼女子眼里的惊恐似乎都能穿透他。
不止是惊恐,愤怒,不甘,甚至是嫉怨。
还不想死,为什么是我,为什么不是你。
他见过太多,案件解决死者也无法复生,再如何努力去找寻真相,死者的怨气也无法消除。他背负着,却无法卸下。
一天又一天。
一次又一次。
愈发沉重,愈发难耐。
快受够了。
“我在听喔,白马侦探。”
澄澈的蓝眼睛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注视着他,将他惊讶的表情收之眼底。
“害怕都写在脸上了,笨蛋。”
他牵动嘴角,却只能感知到僵硬。少年的说辞带着别扭,但他能清楚地理解到。
他所有的脆弱都能被允许,他所有的胆怯都能被包容。
如果这样,那,稍微放纵一下,也是可以被理解的吧。
他伸手揽住恋人的肩膀,将头埋进对方的颈间,身体不听指令地微微颤抖着。
“稍微一下,让我抱一下就好。”
令人安心的气息圈住他,恋人安抚性地回抱他。
“还真是个笨蛋。”


即便背负的依旧沉重不堪,但他看见指引着他归宿的光。
FIN.

  30 12
评论(12)
热度(30)

© 乱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