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言。

“我们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忘羡/Priest/安雷。
间歇性刷全职。


搞着玩。

 

【柯K】情人

段子。世纪末的魔术师衍生。
就当小侦探住在宾馆吧(忘得差不多的人(。)
柯K好吃,产得要上天(flyyyyyyy!

白鸟轻巧地从窗户钻进时正好对上躺在床上的江户川柯南的眼睛。孩子圆溜溜的眼睛沉了沉,夹带着星点锐利的光,直勾勾地盯着单手撑着窗沿进入的怪盗。
单手捂着右眼的怪盗怔了怔,疑惑地眨了眨眼,头发上未干的水珠顺着脸庞滑落。小学生模样的侦探就已经翻身下床走到他面前。
“把手放下我看看。”
顺从地放开捂着眼睛的手,白衣怪盗半蹲下来微微低头。
子弹只是险险地擦过,留下一道细长的血痕,泛着红。被击落后落入大海的怪盗先生显然没有处理的余暇,暗红液体淌下使得怪盗长长的眼睫毛上也沾染了不少。
“只是擦伤而已,应该没什么。”
安安静静的怪盗突然睁开了眼,湛蓝的眼眸直直地看向侦探,眼睫上沾着红,近乎妖艳。
孩子愣了一下,咬了咬下唇后又像是放弃般轻轻点住对方的额头,目光柔和,“该说你运气真是好吗,笨蛋。”
“喂喂那可是我拼命躲过去的。”
不顾怪盗不满的抱怨,江户川柯南放轻了脚步走到床头柜取出药箱。
“闭上眼睛。”
魔术师眨了两下眼,随即唇边挽起笑来,蓝眼睛也随之阖上。
清凉的触感逗留在伤口周遭,眼睫也被细心地拭过。一小会的停顿后,冰凉落在了伤口上,激起一阵阵的疼痛感。怪盗咬住了下唇,但最初那因吃痛而发出的吸气声仍是没能逃过幼小的侦探的耳朵。孩子更加地放轻了动作,下手却仍是毫不颤抖,轻巧得如同微风拂过。
绷带固定好了之后,小小的侦探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怪盗抬起眼看他,仍是笑意盈盈的,还未褪去白手套的手捏了捏小学生柔软的脸颊。
“这次还是我赢呢,小~侦~探~”
湿润的手套碰触到脸上,江户川柯南忍不住颤了颤,随即眼眸斜成半月形。
“也不知道刚刚是哪个家伙被射伤掉进大海。”
“……”
还处在湿淋淋状态下的怪盗撇撇嘴,没再说话。发梢缓缓聚成一大点的水滴滑下,他松了松领口,灵巧的手翻花似的取下领带放到一边,骨节分明的手指顺带捻开了前两个扣子,近处的侦探甚至能看清水滴滑过瘦削的锁骨,随后溜进深处。
格外色气。
侦探这样想着,伸手拉过怪盗的头,蜻蜓点水般地在对方微微上翘的唇上留下吻,随后走到房间配置的衣橱前,犹豫了一下后便拿了几件衣服扔向尚还维持半跪姿势的魔术师。
“虽然大了点,但也没有别的选择了,你将就一下。”
“等……别一下子扔过来啊!”
下意识接过裤子的白衣少年被紧接着的衬衫砸了正中。侦探偏开头自顾自地说着:
“浴室里有干毛巾。”
“是是。”湿透的衣料粘在身上的感觉并不好受,怪盗拎着衣服站起身,估摸了一下便走向一边疑似浴室的地方。
孩子轻叹一声,踢开了拖鞋又钻回被窝里,眼里却仍是一片清明。
怪盗被狙击时他没能看见,等他赶到桥上就只看见破碎的单片眼镜和受伤蜷缩在一旁的鸽子。巨大的害怕与慌乱袭来,他的指尖因为发冷而颤抖。他几乎忍不住就要跳入大海,但兜里震动了两下的电话把他拉回了理智的边缘。
两下,我没事。
他愣了愣,将眼睛埋入刘海下的阴影中。
身后突然环绕着对方微凉的温度,他转过头,看见褪下伪装的少年正俯身凑近他,唇角柔和。
“晚安,小侦探。”
侦探的额上落下轻柔的触感,他沉了沉眼眸,将人拉下到床上。后者眨了眨疑惑的眼睛,却还是乖乖躺到被窝里。左手被强硬地抓住,幼小的孩子几乎把自己埋进他的怀里,他了然笑笑,侧着身子搂过小侦探,孩子挣扎了一下,随后他的左手被抓得更紧。
“晚安,笨蛋。”

FIN.

  77 5
评论(5)
热度(77)
  1. 大柯小基乱言。 转载了此文字

© 乱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