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言。

“我们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忘羡/Priest/安雷。
间歇性刷全职。


搞着玩。

 

论痴汉的自我修养

试试描写,有快受成分。
痴汉出没,谨慎阅读。




他蜷在沙发一角,鼻翼微微翕动,除此之外再无动静。
我取下他歪在头上摇摇欲坠的高礼帽,露出的胡乱翘起的黑发出奇地柔软,揉起的触感令人眷恋。他额前的刘海耷拉下来,稍微挡住了他的单片眼镜。我轻手轻脚取下他的单片眼镜,看着那双阖上的眼睛。湛蓝色的眼眸,宛如大雨后晴朗的天空,纯粹而不带一丝杂质。他笑的时候,这双眼睛会眯起来,盈盈的笑意似乎也溢出来,令人忍不住露出会心的微笑。夜里工作的时候,淡淡的星光与月光会落在那里面,化成飘渺的笑意,星星点点地亮,比漫天的星辰都要漂亮。当这双眼睛染上湿漉漉的情色意味时,我总会俯身亲吻他。我伸手拂过他的眉毛,顺着眼睛中央触到他高挺的鼻子。正陷入熟睡的他皱了皱鼻子,嘟嚷着歪了歪头又没了动作。我收了手,看他的两颊因为闷热而染上微红。于我个人而言,无论是情事时的潮红,还是恼羞时的微红,都是十分可爱的。同样微红的是他微微翘起的嘴唇。唇线紧抿时他唇角的弧度会稍降几分,愉悦时他会上挑唇角,用挑衅的口吻挑逗我的理智。当然过不了多久他的唇瓣就会被吻得红肿,然后他就会伸出红艳的舌头舔舐一遍,嘴角的弧度稍带狡黠。让我记起初吻后他狠狠擦着嘴唇的恼羞样子。喜爱巧克力的少年齿间总夹着甜腻的气息,却又清淡不至于过甜。小虎牙有时会调皮地咬噬我的下唇,我便按住他的后勺直到吻得他双脚发软。
魔术师的手也很柔软,我褪去丝质的白色手套,手指修长指甲也被细心地剪短。

(再往下就不妙了,点到即止(。

  17 4
评论(4)
热度(17)

© 乱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