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言。

“我们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忘羡/Priest/安雷。
间歇性刷全职。


搞着玩。

 

【存】题目容我再想想

存个档,免得我又错手删了(。)

平快。

狐妖快斗……好吃……好吃……




他眼里印着撕裂着空气到来的子弹,像是死神轻盈挥舞着的镰刀,一下一下,敲在他心头。

「你想活下去吗?」

耳边忽然飘荡起陌生的低喃,疾速的子弹奇迹般地放缓了速度,凭借良好视力的他甚至能看清子弹旋转的方向。

临死前的幻觉吗……

恍惚中,他想起前座的青梅竹马挽起的单马尾。温和的阳光细细地洒在女孩子的发丝上,时间仿佛停滞在那一刻,只有风扇轻微的扇动声呼呼地流淌。

他还不想死。

从未如此强烈过的求生欲望席卷了他的全身,而凭空地,刚刚空灵的声音轻轻地应着他。

「契约成立。」

子弹恢复了疾速,但却折了个弧打中了他身后的墙壁。轻微的风拂过他的脸庞,他看见飘起的纯白羽织和同样白得无丝毫杂质的狐尾。

从唇边发出轻笑的少年在半空降落,他在陷入昏迷之前记住了对方的蓝眼眸很漂亮。


服部平次是被食物的香味揪起来的,他挣扎着睁开眼睛,空气里漂浮着的浓郁的香味实在是缠着他胃疼。

等等单身青年的公寓里怎么会有诱人的菜香?!

刚兴冲冲地掀开被子的他意识到了不符合逻辑的地方,但下一秒房间的门便被人从外边推开。

「啊你醒啦。」

晃着白色大尾巴的狐妖端着还冒着热气的粥,身前围着的小碎花围裙还未来得及解开,衬得整个人气质很是微妙。

贤妻良母啊。

被人按回了床上并被细心地喂了一勺温热的粥的服部平次由衷地称赞。

不对这不是重点!

重重抓住少年白皙的手腕,服部平次敛了轻松,灼灼的目光直射入少年疑惑的眸子里。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家。」

被抓住的少年却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湛蓝的眼眸眯起,服部平次忽然想起他曾见过这双眼眸。

清澈的,干净的,像是清晨他仰起头瞧见的天空般望不透。

「你猜啊。」

狡黠的笑意几乎要从那眼眸里溢出。消散的记忆聚拢起来,服部平次想起他本应死于昨天那场恐怖袭击里。

「……你救了我?」

「Bingo!」

TBC.

  6 8
评论(8)
热度(6)

© 乱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