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言。

“我们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忘羡/Priest/安雷。
间歇性刷全职。


搞着玩。

 

【新快】这个童话有点假

*青蛙王子工藤。(并没有

*段子,末尾有kiss。

*小白搞笑向,小白小白小白。

*先温习一下青蛙王子(喂)

很久很久以前有位公主的球掉进那啥地方去了青蛙捡了回来要求公主吻他然后公主跑回家和他爸吃饭了青蛙这时候来到了门前公主他爸让公主信守承诺回房间了公主吻了青蛙青蛙变成了王子(一口气。

大概是这样,食用愉快。







黑羽快斗很苦恼,觉得自己简直要上天。

他刚刚熟练地切洗着牌,打算做日常训练时,他可亲可爱的牌一张张地跳进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家附近的井里。

集体跳井?!

黑羽快斗把苦往肚子里咽,摇摇头让大脑清醒了一下便下楼去捞牌。但当他伸手想将绳子扔下去时,他的手被无形的屏障残忍地挡在了井外。

拜托?!

废了一番气力的黑羽快斗蹲在井旁大眼瞪着深不见底的井,心里盘算出上千种卸了这井的方法。

“需要帮忙吗?”

他的身后忽然传来熟稔的童音,转头看见正幸灾乐祸笑着的小学生侦探。

“不用了谢谢。”几乎是看到对方的一瞬间就作出了回答。

什么啊,原来是名侦探在附近啊。

小学生看到对方一脸怪不得今天诸事不顺的神情黑了脸。

“做个交易吧,黑羽。”刚刚阴沉着的侦探一秒换上人畜无害的笑容,“我帮你捡牌你答应我一个请求。”

“拒绝。”

笑话,侦探提出过正常的要求吗。

“就这样说好了哟~”

侦探依旧笑眯眯的,只是下一刻他的手上便凭空出现了白底蓝花的扑克。

这待遇差别?!说好的作者亲儿子呢?!

黑羽快斗噤了声,默默地走回家里,锁上了门。

“快斗?快过来吃饭。”

厨房里是千影忙碌的身影。

“老妈?你不是在Alaska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一睁眼就在家里了,别在意那么多,快吃饭。”

这怎么看都很诡异好吗。

看着自家母亲一副对自己手艺信心十足的样子,黑羽快斗把疑问塞回肚子里,坐了下来,顺带推远了那一盘恶意满满的红烧鱼,随即开始享受难得的母亲的佳肴。全然忘记了刚刚的侦探。

“叮咚——”

门铃不合时宜地响起,千影愉悦地走过去开了门。

“伯母好~”

小学生?报纸上的基德杀手啊。

“小侦探你好呀,来找快斗哥哥吗?”

“嗯!”小学生乖巧地笑着,附带一个重重的点头。

“快斗,你和小侦探回房间谈吧。”

噗——

闻言黑羽快斗几乎把嘴里的饭全数喷出。

等等老妈你一上来就让我和侦探进房间?!进展太快了吧!

母命难违,脑补已经脱离正常轨道的黑羽快斗还是一脸不情愿地拉着小侦探进了房间。身后千影还意味深长地笑。

“好好谈喔~”

进了房间,他二话不说把房门反锁,长松一口气后把自己砸在床上。

“什么要求你提吧。先说好,不自首。”

侦探罕见地严肃起来,面部表情极其纠结,似乎在思索怎样表达才能不吓到眼前的少年。

“一个吻。”许久他放弃了挣扎,选择了最简单粗暴的方式。

“……嗯?”

几乎就要跌入梦乡的黑羽快斗抱着被子迷迷糊糊地从喉腔里发出疑惑的音节。

“你的一个吻。”

少年似乎已经完全清醒过来,抬眼看向侦探。漂亮的蓝眼睛里全无波澜,只是看着他。

他曾经在那车上近距离地撞见这双眼睛,清澈干净而又带着点点飘渺的笑意。那时的他怎么也想不到,未来有一天他会被怪盗拉进房间,然后要了对方的一个吻。

吻落下的时候,江户川有些恍惚。他闻到少年身上淡淡的巧克力气味,看到太阳穴边细小的伤痕,还感觉到唇上的触感。

凉凉的,软软的。

怪盗的吻。

浅尝辄止的吻,察觉到少年想离开的意图,江户川轻轻压住对方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他细细舔舐着少年的唇,直到后者唇齿微张他便更加深入,玩心大发地舔弄过对方的牙床,引得黑羽快斗微不可闻地颤抖。和小孩子接吻的负罪感让黑羽快斗毫无抵抗力地任由侦探侵入,直到江户川柯南气息不顺才被放开。

吻毕,关东的名侦探恢复了原来的身体。

“再也不见,名侦探。”黑羽快斗把发烫的脸埋进被子里,负罪感还萦绕不去。

侦探不作声,伸手压在对方头部两侧的被子上,禁锢着后者的行动,眼里全是笑意。

“多谢款待。”

FIN.

  44 4
评论(4)
热度(44)

© 乱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