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言。

“我们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忘羡/Priest/安雷。
间歇性刷全职。


搞着玩。

 

【新快】要优雅不要污 段子

没修比较粗糙。
一篇刀一篇糖。
歌名是葬歌,歌词有串行。

明晃晃的手铐毫不留情地拷在了他的手上,他眨了眨眼,昏暗的光落在他眼里化成一片。
「你被逮捕了,怪盗基德。」
他微仰起头看向侦探,后者的眼里没掀起一丝波澜,他微微弯起嘴角努力露出一个微笑。
如果这就是你的选择。
他拉住侦探的领带把他拽向自己,周遭随即染上了陈旧的橙黄色。
时间悬停。
「这是你最后所剩的底牌了,你真的要为他献上你的一切,即使被他如此对待?」拥有血红长发的少女晃着腿悬浮在空中,神情罕见地严肃。
「……没事的。」他勉强地笑笑,失血过多让他的脸庞愈发苍白。
「如果这是他的选择,那我便心甘情愿。」
被人称为潘多拉的少女平静地瞥了他一眼便转身离开。「随便你。」
时间恢复流逝。
少女踩着碎步轻轻哼唱。
「睡吧,
睡吧,
请不要再彷徨。
睡吧,
睡吧,
趁天还没破晓——」
他在黑夜里笑意盈盈地伸出手,眼底里藏着丝丝落寞,手铐拷在手上呜咽出清脆的声响,他眼里小小的光跳动了一下,便湮灭了。
不远处划过一声狙击枪声,白衣人终究逝去。
葬歌终了。

他微微低头,骨节分明的手指扯了扯紧紧束缚住修长脖颈的衬衫领口。苍白的手指顿了顿,随后最上方的两颗纽扣便被解开,露出瘦削的锁骨。衬衫被捋到手肘偏下方,显出的小截白皙的手臂更是增添了几分魅惑。
「欢迎回来,少爷。」
压低些许的嗓音带着致命的磁性,指尖轻拂过侦探的唇。
「吃饭,洗澡,还是——」他轻笑,眼里映着的点点光亮也飘渺起来,「先吃我?」
侦探二话不说吻上了他微凉的唇,细细舔舐了一番那柔软的触感便松开。将人压在玄关的地板上,侦探又低头亲吻那笑意盈盈的蓝眸。
「玄关隔音效果不是很好,女仆先生可要努力忍耐啊。」
FIN.

  34
评论
热度(34)

© 乱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