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言。

“我们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忘羡/Priest/安雷。
间歇性刷全职。


搞着玩。

 

【白黑】产段子也是产粮

黑历史累积中(。


用生命在安利白黑。



段子一


吸血鬼paro


他沉溺在一片混沌中,周遭的喧嚣锤子般一次又一次敲打着他。他伸出手,却只虚握了满手的空气。

好痛苦。

甘泉不知从哪个地方钻了出来,他略微贪婪地吸食着,像是在沙漠迷路的探险者终于得到了水源,雾气渐渐消散,他看见有光。

小小的,轻轻地跃到他手上。

他挣扎了一下,努力睁开沉重的眼皮后,发现自己正靠在一个昏暗的小阁间的墙上,身前有个少年凑近他,微凉的吐息有些急促地洒在他脸上。

淡淡的月光透过天窗降落下来,他看见少年眨了眨眼睛,湛蓝色的眼眸亮亮着,像是映着漫天的星辰,让人琢磨不透。

“终于醒了,笨蛋。”

少年好似松了一口气,嘴角勉强起了一丝弧度,随后他便感觉到对方身子一软跌入了自己的怀抱。

他下意识抱紧了昏迷的恋人,少年的左手臂上展露出一小道被小刀划破的伤口,嘴唇发白脸色也苍白得过分。他推断这是失血过多的症状。

笨蛋。

他微微低头在恋人额上烙下一吻后,便抱起对方快步走出阁间。原本因多日未曾进食血液而昏迷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大半,他熟悉自己的身体状况,自然地推断出恋人此时的状况糟得很。

得快点去找红子。

他抱紧对方,向着熟悉的走廊走去,却不料遇上了意料之外的人——

家族的长老,他的爷爷。

还有他的叔叔。

“探。”

他有些惊诧地睁大眼睛,随后便了然他会在阁间里醒来的原因了。身为人类的恋人深知如果被吸血鬼长老撞见那他们两个将会面临着大麻烦。

“爷爷。”

他低头应着,手上不禁加大了抱着恋人的力度。

“探,这是谁。”

他抬头对上老人严厉的眼睛,身为长老的爷爷自然会极力反对他与人类的恋情的,他向来是个听话的孩子,但唯独这一点,他不能也不想退让。

“我的恋人。”

“他是人类。”

“我知道。”冷静无比地回应着,琥珀色的眸子静静地迎上老人愠怒的目光。

“他是我的恋人。”

他重复了一遍,素来温柔似水的他头一次固执地守着怀里的少年。以往他都会迁就自己去成为长老们眼里的乖孩子,但这一次他的掌心源源不断地传来少年略低的温度。

他的爱人在这里,他不能退让。

“失礼了。”

少年的伤势不容他再拖,他低头示意了一下便正步从两人身旁走过。

他低头再次吻了吻恋人的额头。


FIN.


段子二


国王游戏(初衷是想看高贵冷艳的快斗(bu)是雷


「3号亲吻7号。」亮出国王牌号的红发的魔女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


「诶,是谁是谁?」坐在一边的青子蓝眼睛亮亮的。


察觉到魔女投向自己的意味深长的眼神,微微显露出困倦的黑羽快斗垂下眼看向自己的牌。


3号。怪不得。


「7号是我。」金发的少年微微笑着,长年练习钢琴的格外漂亮的手指将手中的牌摊开给众人看。


啊啊,麻烦大了,好困。


湛蓝色的眼睛淡淡地看向白马探那边,果不其然对上对方蓄着温柔的琥珀色眸子,困意铺天盖地地袭来,勉强撑住的黑羽快斗轻叹一声。

「我是3号。」


站起身,腹部的伤口仍在隐隐作痛。所幸金发少年的位置不是太远,黑羽快斗走到对方跟前。因为这次国王游戏是在户外进行,所以2年B班的参加者都是席地而坐的。黑羽快斗半蹲下身子,少年淡淡的红茶香味就沁入心里。拉住对方休闲服上红色的领带稳住了身体,黑羽快斗微微附身吻上了白马探的唇。


好温暖。


「别硬撑了,黑羽君。」

白马探轻轻扶住少年微微晃动的身体,肢体接触的手掌上传来可怕的热度。少年身上淡淡的巧克力味让他皱了皱眉,他凑在耳边轻轻地说。


少年轻笑一声,随即便在大伙的起哄中坐在了白马探身旁的位置。


「别担心,笨蛋侦探。」

FIN.


段子三


「祝你幸福。」

他轻轻举起酒杯,暗红的酒微微晃动着,映着婚宴上夜空的绽放的烟花。

不远处的男人淡雅地笑着,挽着一袭婚纱的公主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款款走过。

黑羽快斗失笑,该死的假洋鬼子还是那么受女孩子欢迎。他抬起手小口酌饮着杯中的红酒,往日甘甜的味感消失殆尽,只剩下咸涩顺着食道一路滑到心里,像是泪液。

男人转身向着女孩轻声宣告「我愿意」,琥珀色眸中的情愫像极了当日的少年拉住他,满天的烟火映着他的眼眸亮亮的。

那是他不敢企图的,可他却冷漠地拒绝了。


他以为他能坦然面对,可真到了这时候他才发现原先伪装出来的扑克脸是这样的不堪一击。

冰凉的液体滑落到胃里激起尖锐的疼痛,他自嘲地笑了笑,放下酒杯大步向相反方向走去。





「我爱你。」

只是将死之人小小的遗言罢了。


FIN.


  24 4
评论(4)
热度(24)

© 乱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