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言。

“我们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忘羡/Priest/安雷。
间歇性刷全职。


搞着玩。

 

【白黑坑】黑域

*扔个第一章,瓶颈期。

*人物属于原作,ooc归我。





《黑域》



第一章


北国的冬天异常地冷,纷纷扬扬的雪花在视野里划出一道道优扬的弧迹。

叼着糖棒的黑羽快斗噙着若有若无的笑,浅蓝的眼睛透过狙击枪的视镜窥探着下方。长时间的潜伏使得冰冷的寒意沁入皮肤,丝毫不在意的他将含着的糖棒转了一圈,随即便听到耳边的无线通讯耳机里传来熟稔的少年音。

「开始行动。」

他笑意愈深,骨节分明的手指搭上扳机。

「000,确认接收。」

高速旋转着的子弹从枪口呼啸着向前射出。


.

准确无误地将麻醉弹射入敌人胸口,工藤新一飞快地躲到旁边的树后。他熟练地卸出弹匣,上了一排新的子弹后才稍稍松懈,微喘着气呼出小片的白雾。

有点不对劲。

他蹙起眉头,经过刚才的大混战他隐约地察觉到敌方的人数似乎要比他所接收到的情报多。

糟糕了啊。

他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将后方树上的潜伏敌兵打落,跌落地面的声音激起大片的枪声,他赶忙躲回树后,群起的子弹纷纷射入了树干,零星的几颗打中了他脚边的雪地,压出不小的坑。

两三发过去后森林又回归死寂,工藤新一似乎能听见自己心跳加速的砰砰声,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因干燥而有些开裂的嘴唇,近乎绝境的状况让他隐隐地兴奋起来。他阖上眼睛,刚刚子弹横飞的场面已经深深地刻在了脑海里,不到半分钟的时间他便已经推算出所有敌方的所在地。

右脚尖悄无声息朝外滑过四十五度,他从兜里掏出另一把M9手枪,顿了顿后便疾速双手射击着向另一边跑去。数量众多的子弹再次飞过,他堪堪地躲过要害,脸上被擦出细长的痕迹。顾不上擦拭血迹,他一枪又一枪持续射击着,脑海里计算着的地方人数逐渐由十三下滑。终于,他偏头射出最后两枪,几缕发丝掉落,身后的树干被一颗细小的子弹贯穿。

他松了一口气,刚伸手开启无线通讯便听见身旁传来人体摔落雪地的声音。

瞳孔放大,隐隐的冷汗从额角滑下,他不自觉地咽了咽唾沫。随后耳畔便传来一如既往玩世不恭的声线,干净得不带一丝杂质。

「真不小心啊,大队长。」





他僵了嘴角,随后无奈地笑笑。

「黑羽。」

「是是我在。」少年有些含糊地应着,背景音中还夹杂着有节奏的嗒嗒声。

工藤新一几乎都能在脑海里勾勒出少年叼着棒棒糖趴伏在地上随心所欲地扣动扳机的画面,他不自觉地起了唇角。

右手指间划过冰冷的枪壳,他再次卸下弹匣换上新的,似乎是想起了正事,他的神情认真了起来,眼眸里闪烁着些许睿智的光。

「……状况怎样?」

那头少年稍稍迟疑了一下,随后便也罕见地认真回答起来。

「对方人太多了,超出我们的情报上所说的三倍左右。」

「三倍啊……」工藤新一喃喃道。

被摆了一道吗。

「噗嗤,你这是在害怕吗,大长官?」恶趣味地加重了长官的发音,少年眯起了眼睛再次扣下扳机。疾速飞出的子弹撕裂空气悄无声息地穿入迷彩军装的腿部。

工藤新一翻了个白眼,「怎么会,白痴。」

几片小小的雪花落在他肩头,映着他左臂上的勋章微微发亮,他仰起头看见全白的世界。

——你相信这座城市吗,大队长。

他低头阖上眼,握枪的双手不禁紧了紧,军用白手套上泛起了褶皱。

「准备反击,黑羽。」


「……遵命,队长。」

少年那边传来轻轻的笑声。


.

「欢迎上任,白马少佐。」

茶发男人眨了眨琥珀色的眼,勾了勾唇露出完美的微笑。

「谢谢。」

窗外的老鹰低头轻啄着自己棕色的羽毛。


.

黑羽快斗几口咬碎棒棒糖,摄入食物不足让他的胃隐隐作痛。

劳动人民可是会反抗的啊老头子。

高强度地机械般射击着,他咬紧了糖棒抱怨着。即便是这副随心所欲的样子,他所射出的每一颗子弹都准确地击中了对方。

本少今天依旧帅气无比。

他眯起眼睛,手指又一次迅速扣下扳机。


「莱尔,希斯,自由时间结束了,G4集合。」耳边的无线电传来略带沙哑的指令。

黑羽快斗略微向G4瞥去,整个战场经过全组四人的扫荡后幸存下的小怪兽已经不多了。

Lucky!还赶得上巧克力蛋糕的贩售时间。

他舔了舔发干的嘴唇,眼里满是狡黠的笑意。

「黑羽,集合。」工藤稍微松了一口气,眼前最后一个敌人被名为莱尔的金发男人恶趣味地开了三枪而倒下。

黑羽眨了眨眼,刚想应下顺便调侃几句恶意的队友,余光却瞥到森林边缘的一圈开始骚动起来。

那是什么?

他蹙起眉头,心里涌起了不好的预感。借着他良好的视力,他总算是看清了对方的来头。

瞳孔微微放大,他沉下气,咬着唇抑制着自身轻微的颤抖。强烈的危机感似乎让他的血液都兴奋起来。

他的嘴唇蠕动着,语调清冷。

「别松懈。」


「大批的开挂怪兽来袭了。」



.

「白马少佐这次没有携带侍卫吗?」负责接待的中尉推了推滑落些许的眼镜,冷静的目光细细审视着金发男人的周遭。

「来的时候过于匆忙了。」男人歉意地笑笑,琥珀色眸里是似水的温柔。

「不用在意,为白马少佐配备侍卫也是我们应尽的责任。」并没有表现出一丝情感起伏的中尉微微躬下身子,行了一毫不差的军礼后便继续带路。「那由我先带少佐去资料室,白马少佐可以在那挑选称心的人选。」

「不用劳烦了,」男人迎上中尉罕见地露出了几分诧异的眼神,微微皱起眉像是在思索。

「黑羽快斗。」停顿了许久,他总算是做出了回答。

「如果他在,就任用他。」


.

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凌乱的脚印彰显着刚结束的战争的激烈,雪地上的三人不约而同地陷入了沉默。

自家狙击手咬字清晰的话语飘在每个人的耳边。


「哟呵。」莱尔率先打破了沉默,单脚支撑着全身重量的他掂量着手里的爱枪,祖母绿的眼睛亮着跃跃欲试的光。「总算是沉不住气了。」

在中指上打着转的沙漠之鹰早已上好了弹药,银白的枪身泛着清冷的光。

莱尔眯了眯眼,正欲再次开口,话语滑到嘴边却一下子变成了惊呼。

「哇啊——」

脊背猝不及防地一记狠狠的手刀砸中,莱尔整个身体都失去了平衡地踉跄了两下,指上的银白手枪眼看着就要在空中划出一道轨迹然后跌落在冰冷的雪地里,幸而他眼疾手快晃了晃身体伸手将爱枪挽救回来。下意识地松了口气,小腿却又被身后的少女向后狠狠一勾,这一下彻底打破了刚维持好的身体平衡,莱尔连求饶都来不及就摔在雪地里,压出不小的坑。

「呼,总算是又为少女们除害了一次。」居高临下看着莱尔的少女拍了拍手,身后两束及腰黑发随着她身体的动作轻轻晃动着,得意地俯视着自己的胜利,少女血红色的眼眸里满是粲然的笑意。

「……你这呆瓜是没吃药吗!」一下子从雪地里跳起的莱尔怒气冲冲地朝队里唯一的少女西本希挥舞着拳头,一旁的工藤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你居然还跟女孩子斤斤计较。」

「这呆瓜简直无理取闹!……算了本少大人有大量。」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完这番话,莱尔嘁了一声便收敛了乖张的戾气,西本希吐了吐舌似乎是满意般地漾起嘴角。

「报应啊。」无线电转化出少年幸灾乐祸的声音。

「好了,别闹了。」工藤好笑地看着脸更黑的莱尔,后者周遭罕见地散发低气压,「黑羽,X方位。」

「我想想……F3,M size。」


「到收网时间了,猎物都耐不住性子了。」

.





麻利地收起狙击枪后便顺手塞进背着的枪袋里,站立在置高点的黑羽快斗敛了笑安安静静地眺望着远方的城市。

宙斯的诅咒吗。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他轻轻笑了起来,嘴角弯弯的,眼里却像隔了层雾看不分明。

不远处他们的战场上突然接连不断地发出巨响,黑羽快斗压低了军帽的帽檐,坠下眼前的这个峭壁他就能到达队友所在的地方,手里握着的不知绑在哪里的绳子早已蓄势待发,他低声轻喃着「Show time」。

轻轻一跃耳边便有风呼呼刮过,他握紧手上的绳子在峭壁上维持着微妙的平衡向下滑去,厚厚的雪层被划出一道长长的轨迹,他闭上眼,放任自己向下坠去,耳畔的风声掩盖了一切的声响,这种徘徊在死亡边缘上的紧张与本能的惧怕反倒让他更加清醒。他再次睁开眼睛时,湛蓝色的眼眸里已是一片清明。

峭壁快到底部,黑羽快斗不假思索地用左脚在雪壁上一蹬,身体因为反向作用力而弹开小段距离,坠入树林的同时左手摆弄着刚从兜里掏出的小刀利索地切开了绳子,而后他便直直地往地上落去,还不出所料地看到一排的敌人正瞄准着他原本预计的下落地点。

一不小心玩得过头结果暴露了狙击地点啊。

黑羽快斗毫不犹豫地扣动了右手手枪的扳机,落地时军装短靴在雪地上砸出不小的坑,不大不小的声响已经吸引了那几个敌人,但枪里撞出的子弹已经不允许他们瞄准这个从天而降的少年,呜咽着,他们只能齐齐倒地。

身后持续传来的爆炸声已经停止,黑羽快斗勾了勾唇角露出一抹乖戾的笑容。

最初是出于恶趣味与队友的谋划,他会在战场的某处布置一个小规模的陷阱,需要使用时他们会设法将敌人骗到陷阱方位。

声响的结束便意味着战斗的终结,他愉悦地打了个响指,剩下的时间刚好够他买一份特别钟爱的店里的巧克力蛋糕。

但是——

「A组人员调动,000,黑羽快斗,从现在开始你已经被A组移除,改任新上任少佐的侍卫。请立刻到基地上任。」

冷漠的机械声回荡在他的耳畔。

TBC.


  17 3
评论(3)
热度(17)

© 乱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