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并辔而归

给wuli续一个大大的hug——!!!少年蓝湛也太可爱了叭想揉揉捏捏,长大后超宠……也太苏了叭……my羡可爱!!(……是二哥哥的)请二哥哥日/他(。)超好吃超甜了,他们太好了我说不出话来了,请永远在一起。续儿太太的糖我能吹上天。居然写了上万字,我被撩得无法fuxi。爱你www来,继续,拿糖,撩我啊(。

友尽吧杯具←:

猎人机x始祖羡    


一万字完结


蓝湛和魏婴这两个名字没有对外公开,只有亲近之人才知道


一切忘羡之外人物的存在都是为了推动剧情,无关个人喜好,不要太在意




 @乱言。   给我家阿苏的十八岁生贺!亲爱的阿苏生日快乐!感受到我浓浓的爱意了嘛我永远爱你!终于等到你成年了我撩起来就没有负罪感了




1.


地处偏远地域的夷陵,有一座令世人无不闻之色变的乱葬岗,这是十三年前吸血鬼与吸血鬼猎人两个族群之间爆发战争的地方,也是传说中的始祖吸血鬼魏无羡的葬身之地。




当年的乱葬岗大围剿,是猎人协会召集了所有在编猎人穷尽毕生修为的一战,誓要将吸血鬼始祖魏无羡及听其号令兴风作浪的一众族人铲除个干干净净。


然而血雨腥风的结果却是两败俱伤。


因为那时的众人突然发现,他们凭借着数次交手的经验判断出的那个恶魔的能力,在被逼入绝境之后,无论是移动速度攻击力量抑或是嗜血的凶残都远远超越了从前,甚至颠覆了猎人目前对吸血鬼的能力的认知。


经此一役,魏无羡最终独木难支,当场殒命,而猎人一方因此也付出了极其惨烈的代价,自此再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对吸血鬼展开庞大规模的监视网,只得暂时偃旗息鼓休养生息。幸好吸血鬼们也受到极大的震慑,退居一隅,伤人事件几近绝迹。


猎人协会越来越觉得当初针对魏无羡的联合围剿行动可以称得上是一劳永逸。毕竟身为血统最为高贵的吸血鬼始祖之一,魏无羡在整个吸血鬼族群中的地位不言而喻,他一死,其余吸血鬼们纷纷树倒猢狲散一般,几乎不用他们多费什么力气解决。


这一相安无事的假象一直持续了十三年。


直到现在。




惨白的月色透过几根腐朽的枝桠照下来,地上有一处月光突然破碎成不均匀的几块,松动的泥土下方仿佛传出棺盖被缓缓推开的声音,夹杂在阵阵阴风的呼啸中,在一片死寂的夜色里显得格外尖锐。


吱呀——


吱呀——


一只属于少年人的手臂从棺木里伸了出来。


       


2.


蓝忘机每年的这个时间都会在夷陵小住几日,然而这次却发现原本热闹的小镇街道上行人寥寥无几,仅有的几个还边步履匆匆地往前走边神色慌张地四处张望,好像在防备着有东西会突然冲出来攻击似的。


独属于吸血鬼猎人的直觉告诉他,这里最近一定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过。


不知想到了什么,蓝忘机的目光突然沉了下来,垂在身侧的右手渐渐攥紧,修剪整齐的指甲掐进了掌心。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放开步子找了一家还算有点人气的酒吧打算探听点儿消息。


跟吧台的侍应生要了一杯冰水后独自挑了一个角落坐下,蓝忘机把自己隐藏进阴影里,凭借着多年训练出来的绝佳五感将酒吧里的每一处风吹草动皆收归眼底。隔了一段距离的位置有几个年轻人聚在一起小声交谈,还带着醉醺醺的语调。




“听说昨天又有人被吸血鬼咬死了,全身的血都被吸干了!”


“咱们这穷乡僻壤的小地方,何况当年又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恐怕根本没有猎人愿意花费精力来这儿管。”


“唉,这些年的平静日子恐怕就要到头咯,兄弟们都小心着点儿,有一天是一天吧!”




那几个人说着话就摇摇晃晃地走到酒吧外面去了,蓝忘机却眼神一转,敏锐地发现他们身后似乎有人始终在保持一定距离地尾随,而且行动姿势有些僵硬,存在着一种微妙的违和感。


刚从棺材里爬出来的吸血鬼四肢僵硬,需要一定的恢复时间,而且处于极度饥饿的状态下,见到生人尚且能够保持神智伺机而动,多年的狩猎经验告诉他眼前这只极有可能是一只高级吸血鬼。


蓝忘机当机立断收敛气息跟了上去。


吸血鬼狰狞着张开嘴,露出尖锐的獠牙对准一人脖颈的时候,蓝忘机手中避尘铮然出鞘,银色法器的光芒径直追踪而去,吸血鬼的整个身躯瞬间爆裂,只剩下了一摊血水在地上。




不,不对!


蓝忘机瞳孔骤缩,这不是被避尘击中后应有的死状!


如果周遭还有别的猎人在,能够在不被自己察觉的情况下将一只高级吸血鬼一击毙命,这个人的能力一定不在自己之下。蓝忘机面色一凛,谨慎地审视起周遭环境,一转头正对上一双晶亮的眼睛。




3.


不远处的围墙上坐着一个神采飞扬的少年,还保持着刚才攻击的姿势,向吸血鬼方向伸出的右手里随意地转着一只通身黑亮的笛子。


察觉到有人看向他之后缓缓放下手,垂下来的小腿有一搭没一搭地晃悠着,尚显稚嫩的脸庞扬起嘴角噙起一丝笑意望向蓝忘机。


他穿着一身黑衣,脑袋后面还露出一缕鲜红的发带随风轻轻飘着,本该有些阴森的装扮在这少年的身上却显得莫名得和谐,衬得那双一眨一眨的眼睛愈发明亮。




那抹鲜明笑意上浮现出来的熟悉感骤然间出现在眼前,蓝忘机忍不住心头一颤,他觉得此刻的自己就像刚才那只刚从棺材里爬出来的吸血鬼,整个人都僵硬地待在原地,不敢有丝毫动作。


仿佛他一动,这人就会瞬间消失,天地间再寻不到一丝踪迹一样。




蓝忘机使劲定了定神,“你……”


“你这人这么直白地盯着我干嘛,是不是喜欢我呀?”


“……”


“刚才那招真是不错,你手里那柄剑是银制的吧,专门为了对付吸血鬼的,那你就是吸血鬼猎人咯?”


“……嗯。”


“厉害厉害,我叫魏婴,你呢?”


“蓝湛。”


“哎我说你这人好无趣啊,你能不能多说两个字?”


“不要坐在别人家的围墙上面,下来。”




魏婴轻轻巧巧地从围墙上跳下来,清亮的少年音由远及近:“哇居然说了这么长一句话,够给我面子!”


蓝忘机微微低下头,似是觉得对方仰起脸才能直视到自己的样子新奇又可爱,目光一片柔和:“嗯。”


魏婴走到一个尚能自保的距离停了下来,以防对方突然发力。虽然蓝湛看上去对自己没有什么敌意,但面对一个如此强大的猎人,他依然在暗中保持着十分的警惕。


他显然没有意识到直接跑路才是最安全的做法,此刻似乎是遵循着某种本能,下意识地就想离眼前这人近一点,再近一点。




魏婴索性直白地表达了自己的好奇:“你不打算杀了我吗,蓝湛。”


蓝忘机神情淡然:“我为何要这么做。”


“因为——”魏婴晃了晃自己的小尖牙,“如你所见,我是吸血鬼呀。”


蓝忘机没有回话,但眼里明明白白写着:“所以呢。”


魏婴更加好奇了,故作夸张道:“你可是个吸血鬼猎人,猎人不都是见了吸血鬼就格杀勿论的吗?”


听到这一句,蓝忘机旋即正色,用一种非常认真的语气道:“我知吸血鬼如人类一般,亦有善恶之分。只要其未曾作恶且不存害人之心,我便不会出手。”


魏婴这下是真的惊讶了。


他没想到这么一个浑身都散发着古板教条之气的男人,居然存着这样的处事原则,在其他认为吸血鬼这一物种就不该存活于世的猎人之中绝对当属异类。


自己居然能遇到这么有趣的猎人,魏婴心中泛起一丝小小的得意,又追问到:“那你又怎么能知道对方是好是坏。”


蓝忘机依旧是那副淡淡的神色:“别人不知,但至少我信你。”




这种无来由的全然信任令魏婴心头一暖。然而他心中的防备一松懈下来,想要作妖的本性就悄悄冒了头:“初次见面你就这么相信我,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


“……”蓝忘机神情静默,闭口不言。


对方的沉默助长了魏婴嚣张的气焰,他就更加想要肆无忌惮地出言调戏起来。魏婴调整了一下表情,仗着自己比对方小了不少的少年相貌,装出一副自认为再可怜兮兮不过的委屈样子。


“猎人哥哥说得没错,我确实是一只特别乖的吸血鬼,直到现在都没喝过人血呢。所以我一直好饿好饿,肚子都饿扁了!”


然而浮夸的演技只换来了蓝忘机一个轻飘飘瞥过来的眼神。


魏婴没有受到丝毫打击,再接再厉,誓要将作死进行到底:“猎人哥哥,你看我为了不伤人都饿成这么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了,您就行行好,赏小的一口血尝尝呗。”


魏婴以为这下再好的脾气对吸血鬼再高的容忍都要被自己磨到头了。蓝忘机果然也没有继续保持沉默,径直向他走了过来,然而出口却是一个斩钉截铁的“好”字。


魏婴不敢置信地瞪圆了眼睛。




4.


随着两人距离的逐渐缩近,魏婴身体里突然浮现出一种很奇异的感觉,好像蓝忘机的血液中有一股若有若无的味道,吸引着他慢慢走上前去。


魏婴轻轻探出头凑在蓝忘机雪白如玉的颈侧,鼻翼微动使劲嗅了嗅,接着仿佛被蛊惑了一般,伸出鲜红的舌尖在上面舔了一口。


蓝忘机脖子微不可察地缩了缩,但这一动作让魏婴立时惊醒,猛地后退一步。


“抱歉,有点痒,没忍住。”


看到魏无羡突然退开,蓝忘机低声解释了一句,语气里好像还带着一丝懊恼。




……这人对我抱歉做什么?!


魏婴察觉到此时的蓝忘机整个人依旧处于一种相当放松的状态,似乎没有因为刚才的一幕对他提起任何的防备。心想这个猎人看上去挺厉害的,但对一个陌生的吸血鬼怎么是这种反应,就不怕我真一口下去把他咬死了?还对自己没能乖乖让他咬表示歉意,莫不是个傻的???


而且,还有一件事令他心存疑惑。


虽然自己是睡了十几年刚从棺材里爬出来,也一直没有进食,但是之前遇到的那些人类几乎都没有勾起他太多的食欲。只有眼前这个……


难道说猎人的血更好喝?这不合情理啊。


凭借着吸血鬼的能力,他都能看到一股一股的鲜红的血液从蓝湛的颈动脉流过,引诱着他下口。天知道是用了多大的自制力才克制住自己没直接扑过去。




魏婴站在一步之外,眼睛的高度正好和蓝忘机的脖子平齐。他就这么在那儿眼巴巴地盯着,盯了一会儿,终于喉咙微动,忍不住咕咚一声咽了咽口水。


魏婴暗叹着自己向来引以为傲的自制力遇到这人后仿佛都被狗吃了,正感觉气氛有些尴尬的时候,蓝忘机却主动走了过来。


他伸手拉开自己原本整理得一丝不苟的领口,露出大片白皙的肌肤凑到魏无羡嘴边。尚未看清衣领下若有若无的那一圈刻印一样的是什么东西,就有低沉又磁性的声音在魏婴耳边响起:“不是说饿了吗。喝吧。”


略略带着鼓励的声音听得魏婴心尖发颤。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既然对方这么主动,如此美味当前,他岂有再谦让下去的道理?


魏婴果断张嘴咬了下去。


随着两颗长长的尖牙刺破皮肤,鲜美的液体顺着喉咙流入体内。他觉得自己身体中仿佛有一种奇异的力量逐渐涌入,一堆他完全没有印象的记忆碎片开始不受控制地在脑海里不断回放。


魏婴脱力一般地垂头载倒进了蓝忘机的怀里。




蓝忘机颈侧的两个小小的血洞还在往外渗着血,在蓝氏校服雪白的领口上晕染开来,然而他却毫不在意,全部心神都集中在了魏无羡身上。


专注地凝视了一会儿怀中人与十三年前殊无二致的俊美相貌,蓝忘机伸出右手揽过他的肩,俯身用左手从膝弯下抄过,把魏无羡整个人小心翼翼地抱了起来。






5.


蓝忘机是在十五岁那年遇到魏无羡的。


那时他年少的身体尚未抽条,比起日后来要矮了不少,而他遇到的魏无羡身为一只吸血鬼始祖竟然也是一副少年的身形和相貌,和他差不多高。而且据那只吸血鬼说,在上千年的生命里他一直就是这个样子,以后也不会有什么变化了。




蓝忘机出身的姑苏蓝氏是猎人世家,地位即使在整个猎人的族群中也是能排进前四的名门望族。为了将他培养成一位优秀的吸血鬼猎人,叔父对他从小就进行了非常严苛的教导。


依照蓝氏家训,身为吸血鬼猎人,对待吸血鬼绝对不能宽恕。他们是一个极其危险的种族,遇到人类的时候会扰乱其精神迷惑其心智,然后再趁其不备吸食人血,直到把人吸干为止。因此,保护人类免受吸血鬼的伤害及猎杀吸血鬼是一个猎人所必须担负起的职责。


就在这样的教导下,蓝忘机长到了十五岁,是需要独自出任务狩猎吸血鬼的年纪了。




蓝忘机出门试炼的第一次,就遇到了三只行动异常敏捷的高级吸血鬼,运气可以说是差劲到了极点。


不像低级吸血鬼遇到人就只会疯狂扑上去撕咬,高级吸血鬼通常都具有很高的智商,而且很懂得相互利用,因此当他们分散开来,利用速度与力量上的绝对优势对蓝忘机围追堵截的时候,饶是他已经算得上世家弟子里最优秀的猎人之一,但毕竟对敌经验严重不足,想要独自应付这种场面几乎无异于痴人说梦。


蓝忘机拼死躲过吸血鬼的又一次偷袭,身上已然遍布了大大小小的伤口,一身白衣已被染得一片片黑红。


人类血液的鲜美味道一阵阵飘出,给了身旁吸血鬼极大的刺激,让他们发动起了更加不顾一切得疯狂攻击。蓝忘机陷入如此绝境,却仍然能够保持足够的冷静与镇定,凝神挥动手中避尘的动作也分毫不乱,凌厉依旧。


双方实力上的巨大差距却不会因为蓝忘机的镇定就有所缩小,他显然也明白这一点。但是在失血带来的一阵阵眩晕下再也无力举起避尘反击,吸血鬼闪着嗜血的目光用獠牙刺进他脖子的时候,蓝忘机却依然神情冷肃,只微微皱了皱眉。




“哟,看不出来还挺能干的嘛,小猎人。”


魏无羡边赞赏着边向前踏出一步,伸出右手,五指缓缓收拢,然后突然在掌心攥紧。


话音未落,就听得三只方才还在疯狂撕咬的吸血鬼身体噗得一声炸开,溅了距离最近的蓝忘机满脸,令人作呕的腐烂气味猛地冲进鼻腔,他只一眼扫见对面少年身形的人眸子里闪过猩红的光芒,就终于支撑不住彻底失去了意识。


因此,在他倒下的瞬间魏无羡就移动到了身边,接住他并顺手揽到怀里在寂静的夜色中身影如鬼魅般疾驰而去的事情,就完全没有机会知道了。




6.


蓝忘机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张舒服的大床上,身上被撕咬过的恐怖伤口已经愈合,只留下一丝浅粉。


环视一圈,原本染血的校服被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地叠放在床头,周围是极具现代感的装修风格,而且非常具有家居气息。卧室落地窗的窗帘被拉开,耀眼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射进来,晃得他一阵恍惚。


他本以为当时的那人是一个更厉害的吸血鬼,干掉自己身边的吸血鬼是为了把他接手好独自享用,但眼前这一幕却让他忍不住怀疑自己,难道是他失血过多导致精神不济看错了?其实是一个猎人救了自己?




魏无羡推门进来的时候,蓝忘机已经穿戴得一丝不苟,端方无比地静立于窗前。耀眼的阳光经纱帘的遮挡变得柔和,浅浅斜斜照在他身侧,更衬得人如玉树,极其俊秀清雅。


他转过身来看向魏无羡,忽然微微低头,郑重一礼:“在下姑苏蓝氏蓝忘机,谢过阁下救命之恩。”


魏无羡笑道,“好说好说,那依照你们人类的说法接下来是不是该以身相许了?”


“……”


他没看错,果然是一只吸血鬼。


蓝忘机周身气场瞬间冷了下来,提起自己全部的警惕,用极其锐利的眼神审视着魏无羡。虽然眼前这人看上去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嘻嘻样子,但越是这样就越让人毛骨悚然。


以他如今的修为,在距离魏无羡不足五米的地方尚且感觉不到分毫危险,其隐藏气息混迹于人群之中的能力无疑已臻入化境,且只用一招便能将三只高级吸血鬼瞬间毙命……




“不要这么紧张嘛小猎人,反正现在的你完全不是我的对手,不如放轻松一点?”魏无羡笑道,顺手将一样东西扔了过去。


“……”蓝忘机无力反驳,只得狠狠瞪了魏无羡好几眼。探手接过,把外面包裹着的一层布完全揭开后,避尘的冰蓝色光华又重新流转起来。


“对吸血鬼相当有威慑力的银制法器,为了给你带回来可是费了我不少功夫。”魏无羡摊开右手,整个掌心遍布着被灼伤的痕迹,一片焦黑:“饿了没,这有块烤肉你吃不吃。”


似是终于发现眼前这只吸血鬼完全不能以常人的思路来理解,蓝忘机面无表情,决定以不变应万变。但或许是魏无羡没让自己从叔父手中接过的佩剑流落在外不知去向,蓝忘机已下意识松了几分心防。


“啧,小小年纪就整天板着个脸,活脱脱一个小古板,真是无趣得很。”


小小年纪?


蓝忘机瞥过魏无羡明显还要比他小一点的稚嫩相貌,不置可否。


魏无羡从蓝忘机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丝鄙视的意味,轻笑着摇摇头:“小家伙你别这么看着我。虽然具体多少记不清了,但我老人家可是已经有好几千岁啦。”




7.


蓝忘机闻言心中微疑,如此能力如此年龄,定然不会是籍籍无名之辈,没准还是猎人协会通缉榜单里的什么大人物。


“敢问阁下名姓。”


“魏无羡。”对方轻描淡写地说到,语气仿佛在说今天天气挺好可以出去放个风筝,“你也可以叫我魏婴。不过不要说出去,这个名字可是只有阿姐和师妹知道呢。”


“魏无羡”三个字一出,蓝忘机神色剧变,刚刚放松的警惕当即十倍百倍地提了起来!


原因无他,而是眼前这个人,赫然就是吸血鬼始祖之一。


拥有吸血鬼一族中最为高贵的血统,传说所到之处百鬼无不听其号令,即使是最为优秀的猎人,遇上了他也不敢说自己有万分之一的胜算。然而魏无羡此人行踪成迷,少有出现在人类社会,就算在整个猎人协会里也只能听说到一些捕风捉影的传闻。




蓝忘机周身气势突然凌厉起来,避尘骤然出鞘,剑光大盛,发出铮然的响声,剑尖直指魏无羡眉心。


魏无羡不为所动:“怎么,刚醒过来就对救命恩人拔剑相向,想不到向来重礼的姑苏蓝氏,就是这么教导族中子弟的吗。”


蓝忘机冷然道:“蓝氏家训有言,如遇恶鬼,当竭尽全力,势必除之。”


“那你又怎知吸血鬼就一定会作恶?”


“吸血鬼皆生性残忍嗜杀,迷惑世人,以吸食人血为生。”


“不论是吸血鬼还是人类,只要存活于世,善恶之分必然因人而异,没有什么生性善恶的说法。”见蓝忘机露出明显不赞同的神色,魏无羡接着说,“那我问你。秣陵苏氏家主苏涉,叛逃师门自立门户,且为一己私利残害同门,致多少人枉死。苏涉不仅是人类,而且还身为号称要除尽吸血鬼保护世人的猎人,此人是善是恶?”


“人心难测。有一二宵小之徒,难以避免。”


“好,那我再问你。魏无羡虽然是位吸血鬼,但他在你命悬一线时仗义出手救了你一条小命,又一点一点治好了你的伤,把你被血染得黑不溜秋的校服洗净叠好,还不愿看你那把剑扔在地上蒙尘拼着受伤也给你一并带了回来。此人,是善是恶?”


“……”


那般郑重其事的语气,蓝忘机还以为对方是要摆出什么正经言论来反驳自己,亏得他认真听到现在。


这人简直没法聊天!




8.


蓝忘机自知理亏,只好深吸一口气平复了心情。毕竟魏无羡救了他是事实,而且至少直到现在也没有表现出一丝杀意来。这么想着,语气终是缓和了下来:“我当时伤势颇重,敢问阁下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治好的。”


“你难道不知吸血鬼的血液本身就有愈伤的功效吗。”魏无羡说话间莫名一顿,眼光微微转向一侧,避开了蓝忘机直视过来的目光,“况且我又是个中翘楚嘛,治好这种小伤当然不在话下,不过是划破了手指在你伤口上挨个抹了两下而已。”


蓝忘机敏锐地察觉到魏无羡不知为何有些心虚,随后话音一转,道出心中一重疑惑来:“那我身上的伤口皆还留有愈合的痕迹,却唯独受伤最重的颈侧恢复得完好如初,这又是为何?”


“……”这次魏无羡居然沉默着没有接话。


事出反常必有妖。


蓝忘机锐利的视线直直地向他射来,虽然面无表情,但大有一副不问出真相誓不罢休的气势在。




“咳、吸血鬼不仅血液有愈合的功效,唾液也有,而且效果还更好些……”


蓝忘机猛地眉间一抽:“此言何意!”


“嗯……就是说……你当时脖子上还流着血,特别好闻,勾得我都饿了。我抱着你回来的时候,没忍住就舔了两口。我从没喝过这么好喝的血,那味道,啧啧……”


魏无羡说着就陷入了回忆,刚咂了咂嘴,就瞥见蓝忘机满面寒霜,怒气陡升,手中避尘又重新扬了起来,魏无羡赶紧又补了一句解释,“我是说真的,你都不知道你散发出来的味道有多诱人!简直太招吸血鬼了!”


蓝忘机霎时整张俊脸都羞得发白,避尘的剑尖开始不受控制地微微晃动,一字一顿道:“魏、婴!”


“哎呀,终于不叫阁下了?可是你上来就这么亲切地喊我,我还真有点受宠若惊。”




身为吸血鬼始祖的能力不是白吹的,魏无羡身形迅捷地躲过蓝忘机刺来的剑招。避尘剑虽灵,然执剑之人初出茅庐尚显稚嫩,剑法招招凌厉却根本伤不到他分毫,看上去倒跟一人练剑一人喂招似的。


蓝忘机打着打着就停手了,气息还有些不稳。不过他显然也没报什么希望,这一番攻击只是因为实在气不过,忍不住想要发泄下罢了。


“行了行了,小孩子就是喜欢闹腾。折腾这半天了你都不饿的?我去看看厨房的粥煮好了没。”


蓝忘机面上不显,心中却忍无可忍,狠狠地吐槽起魏无羡:小孩子闹腾?那刚才是谁说过他又古板又无趣的。这才过去多久?吸血鬼果然善变!




9.


蓝忘机端坐在桌边,双手捧起一碗白粥,糯米的香甜在室内飘散开来。然而甫一入口就顿住了,脸部肌肉微微发僵,但良好的教养让他还是面不改色地咽了下去。


魏无羡拿过被喝得涓滴不剩的碗,也没在意蓝忘机刚用过,直接转身从锅里给自己也盛了一份。这次却又向粥里加了少量红色粉末,随意用筷子搅了搅,两三口就喝光了。


看到蓝忘机面露询问之色,解释到:“本来吸血鬼确实以人血为生。然而族中出了一个医学鬼才温情,她潜心多年研制出了一种与人类血液成分相近的药剂来,免了我们还要出去捕猎的困扰。就是没鲜血好喝罢了。”


听到“捕猎”这个词,蓝忘机冷哼了两声。


“你可别误会,至少我手上没沾过什么人命。”魏无羡抹抹嘴,理直气壮道,“毕竟我嫌那样太麻烦,从来都是直接去医院里偷现成的血包来喝的。”


“……”




“哦对了,”魏无羡忽然想起了什么,似是漫不经心地随口问到,“听说你们猎人协会现在暂由兰陵金氏主管,下任会长是金光瑶?”


蓝忘机不语,只用一双警惕的浅色眸子盯着他。


魏无羡本也没指望得到回答,微微正色继续说到:“容我提醒一句,若是你们有人看到他和薛洋有所牵连,务必多加注意。”


蓝忘机闻言眉头微皱:“薛洋?”


一举犯下栎阳常氏灭门案,吸干了几十口活人鲜血,上了猎人协会通缉榜榜首的薛洋?


“你多年未曾入世,此番现身,是为探查此人?”


“毕竟不是所有吸血鬼都会压抑本性,就靠着几撮没滋没味的药末过日子。而且,”魏无羡话音一转,似是意有所指,“对于某些人来说,猎人协会的格局太小,或许已够不上他那偌大的心胸抱负了。”


“此二人之间,有何干系。”


“那谁知道,”魏无羡复又变成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嗤笑一声,“没准是共商吸血鬼与人类的和平大计呢。”


蓝忘机不明就里,不予置评。




与魏无羡面对面静坐了一阵,蓝忘机突然站起身来,微微一礼:“叨扰许久。告辞。”


“哎你等等——”


然后他就眼睁睁的看着蓝忘机推开门之后一脚踏空,径直坠了下去!


因着满室与人类社会毫无二致的现代化家居气息,完全没想到门外竟然会是一处极高的断崖,正在自由落体的蓝忘机:“……”


魏无羡身形急掠,瞬息而至,一把拽过蓝忘机:“我说你这么急着走做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蓝忘机被人搂着腰,空中疾驰而过的劲风糊了他满脸。他紧紧闭着眼睛一动不动,丝毫不想再搭理魏无羡。然而却有温热的气息拂过他耳边,与吸血鬼毫无温度的怀抱完全不同:


“我这老巢安在深山老林里,就凭你这人类的小身板可走不出去。只得委屈你再忍会儿让我捎上一程了,蓝小猎人。”






10.


魏无羡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原本少年人清澈的眼神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双闪着摄人光芒的猩红双瞳。


他把头从蓝忘机腿上抬起来,以手撑地直起上半身,与蓝忘机不知注视了他多久的浅色眸子怔怔地对视了一会儿。复又闭上眼,把身子在蓝忘机温暖的怀抱里蹭来蹭去,终于找到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安心倚好不动了。




“蓝湛。”


“嗯。”蓝忘机俯身轻声说,“我在。”


“我重生之后在地底下休养生息这许多年,现在外面局势如何了?”


“金光瑶就任协会会长后,发动全境针对吸血鬼建成了一千二百余座瞭望台,对外宣称薛洋已除。”


“呵,不愧是敛芳尊。身为猎人的本事不高,却胜在为人圆滑通透,处事滴水不漏。”




魏无羡当年察觉到金光瑶与薛洋暗中勾结,想要颠覆一直以来吸血鬼同猎人之间的微妙平衡的时候,就同蓝忘机一暗一明调查起此事。然而魏无羡身为吸血鬼始祖之一,虽然不惧猎人,实力也远超同族,却架不住金光瑶借协会之名操纵舆论,致使他身份暴露成为众矢之的,最终在乱葬岗被群起而攻之。


而蓝忘机虽然提前意识到事件的走向不妙,却因为相比起整个协会,单他一人毕竟人微言轻,根本无力挽回对魏无羡不利的事态。他在夷陵一役的前夜,执意要与魏无羡结下血契,魏无羡百般劝说未果,终于挣不过此人的执拗性子,只得勉强答应。




血契这种东西,一旦签订就相当于一种绑定的状态,从此能感知到彼此的情绪及身体状态,而且会具有一定程度的心灵感应。契约者的血液将会对吸血鬼产生莫大的吸引力,且吸食之后实力大增。但结合的过程却异常痛苦,作为人类的一方必须出于自愿并且在完全清醒的意识下感受自己血液甚至生命的流逝。




对于契约者来说,近乎献祭。




当晚,沉重的夜色下尖锐的獠牙狠狠刺入蓝忘机的脖颈,留下伴随终生的痕迹,魏无羡险些控制不住自己直接吸干了蓝忘机,同时为求自保将记忆一并封印进了他的血液里。直到重归于世再次遇到蓝忘机喝了契约者的血,才重新找回了原本的记忆。




“薛洋必须死。我不会允许吸血鬼一族有这样丧心病狂的族人存在。”


“嗯。”


“金光瑶的阴谋必须要揭露。你们猎人协会的会长之位,他坐得也够久了。”


“嗯。”




魏无羡睁开眼睛,偏过头望向近在咫尺的蓝忘机,伸出手抚过他颈侧清晰的刻印,语气是从未有过的认真:“蓝湛。当年之事,你可曾后悔?”


蓝忘机回答得毫不迟疑:“不曾。以后也不会。”


魏无羡把脸颊凑近,用自己的唇缓缓印上蓝忘机的,有湿润又温热的触感传了过来,一直传进了心里:“余生,你可愿陪我一起?”


蓝忘机轻轻咬了一下魏无羡作乱的舌尖,柔声回到:“当然。”然后双手揽过魏无羡的肩让他正对自己,又用略带低沉的声音问到,“你可饱了?”


魏无羡一愣,转瞬便明白过来,顺从地随着蓝忘机的动作倒在地上,晶亮的眼睛一眨一眨:“看来猎人哥哥是还饿着?那待会儿可要求您嘴下留情啊。”






完。






这里续儿,好几年不写文,第一次尝试忘羡,内心还是有点小忐忑的,求红心求蓝手求评论///


最后再给wuli苏苏一个充满爱的么么哒=3=







评论
热度 ( 81 )

© 怖鸽获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