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言。

“我们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忘羡/Priest/安雷。
间歇性刷全职。


搞着玩。

 

【忘羡】不明 /1

*年下。吸一口少年湛。

*题目是听歌听到的歌名的截取,没什么意思,想不出题目就用用。

*OOC



他从没想到会在这种时候重遇蓝湛。

九月的天还带着点夏天的尾巴,他下午出门前瞧了眼窗外,想也没多想地就套着轻薄的衬衫牛仔裤晃悠到了录音棚,刚踏进门就狠狠地体会了一把夏冬交替的凌冽,打了个哆嗦。然后抬眼就看到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年死死地盯着他,浅淡的眼眸里罕见地蓄了几分不明的波澜。

惊讶地眨了眨眼,魏无羡愣了愣,随即冲人勾勾唇角露出个大大的笑容来。

“哟,蓝湛!”

少年紧抿着唇,没应声。魏无羡也不恼,倒是习惯了似的继续笑嘻嘻地说着。

“都几年了还是板着个脸,蓝湛你还真是一点也没变。”

“你怎么……会在这。”

“温情让我来看看,说是有个正红着的小歌手——”本是随意说着的魏无羡顿了顿,带着点讶然的眼神看了看蓝湛,“原来是你啊蓝湛!”

琉璃般的眼眸褪去了刚见时的复杂神色,倒显得有几分冰冷,“嗯。”

说罢还扫了眼魏无羡不断传来震动的裤袋。三年没见,眼前的人像是没怎么变过,身形纤长,随手抱着一捧装束精良的花,要长不长的黑发松松垮垮地束了个小辫,弯着唇角笑个没停,跟铺天盖地的报道上衣冠楚楚的魏公子全然不是一个模样,倒还像当年那个没个正形的魏老师多些。

“有出息了啊蓝湛。”估摸是温情那边等急了,魏无羡也只好止了跟人叙旧的心,但还是笑盈盈地说,“赏个脸下次跟老师去吃个饭呗。”

还未完全长开的少年站在原地,看他要走,眼底又浮现出丝丝缕缕的难过,手指微微蜷着,但转瞬仍是冷冰冰的模样,轻声应着,“好。”

魏无羡没来得及看清那一瞬少年的感情变化,只当他又是被家里不知道第几条的家规为难,眨了眨眼没立刻作声,单手从花束中折下一枝尚还缀着小滴的水珠的玫瑰,翻手就别到了少年扣得一丝不苟的衬衫口袋上。

“录音加油啊。”

魏无羡走开两步,眼里全是笑意,摆了摆手便离开了。被留下的少年看着人的背影消失不见,又低头看着鲜艳的花,垂下的刘海打下一小片阴影,说不清是难过还是开心。



魏无羡捧着花熟稔地想溜进办公室,却被抱着手站在门前的温情抓个正着,心里虚得没底,只好乖乖被训了一通,期间神色愧疚面上看很像是在反省自己前半生顺便思考后半生。

实际上满脑子都是刚刚撞见的前学生,越想心越虚。三年前因为自己的一点杂事丢下人跑路是他,刚刚见了面若无其事的还是他,小孩却是一副有点生气的样子。想着想着愈发愧疚起来,倒像是反省得很彻底。

温情没吃他这套,伸手把花接了过来,扬了扬眉示意人可以滚了。

“我还真没想到是蓝湛……哎你是因为这个才叫我来的?”

“不然?”

魏无羡哽了哽,旋即又笑了,转身很听话地滚了。

但他也没滚到哪去,目标明确地到了蓝湛的录音室。隔着玻璃远远地看着他的学生,白皙的耳朵被黑色的耳机掩住,泛着粉的唇瓣开开合合,他听不见一丝的声音,但却觉得应该是极好听的,便偷偷扯出一点笑容来。蓝忘机没能看见他,正沉浸在歌中,浅淡的眼眸里映着点灯光,说不出的好看。

咔擦。

魏无羡心情很好地收了手机,转眼却发现周围一圈人已经看了过来。

要完。

笑容僵了僵,他维持着微笑的弧度小心翼翼地溜了。



“诶诶是那个魏无羡吗?!”

“千真万确,我亲眼看到的,还拍了照呢!”

……

结束后他走出录音室,身侧不断传来零碎的话语,但关键词都是同一个人——云梦集团的魏无羡。他握着矿泉水瓶的手不自觉地加大了力度,塑料瓶不堪重负地发出轻微的脆声。

他确实是三年没面对面见过魏无羡,但在报道上见的次数却要多得多,倒也不是因为什么青年才俊海归精英的形象,而是风流成性的翩翩公子的各种绯闻,三年来从未断过。

蓝忘机抿面色未变,停也没停地走出录音棚,却没想在路边见到靠着墙冲他笑了笑的魏无羡。

他是记得下次跟人的饭局,但没想过来得那么早。

“蓝二公子赏个脸?”

但他没法拒绝,最终也是应了句好。

魏无羡凑近他,好笑地拍了拍他的肩,“那地方我定,走啦。”

他结束录音时已是夜幕降临,此时天色又黑了几分,街道的路灯昏暗地投下来,他抿了抿唇,仍是看不清眼前走开了两步的人的神情。

“魏婴。”

身前的人怔了怔,许久,才回过头像是什么事都没有似的,“怎么了?”

蓝忘机的手指蜷了起来,似乎是想拉住那手腕,却最终还是定了心,“考试……你还看吗?”

魏无羡这时看清了,刚满十六岁的少年微微低着头,站在他两步远的地方,像是想要走近但仍一动不动,近乎固执地看着他,神色里却难免夹了点黯然。

他心底就这样一点一点地难过了起来,针扎似的点点地疼。



四年前,蓝家的主宅地居偏远,很是安静。

在录音棚里招惹了一圈的魏无羡被江澄硬是辇到了蓝家,骂骂咧咧地说是清心养性,清清那满脑子的花花肠子。魏无羡噙着笑,知道是蓝家想请个钢琴家教,也不去拆穿,软着嗓子说师妹别想我之类的话,直接把人气走了。

然后魏无羡就被全程笑得温文尔雅的蓝家大少带到了后庭,那里已经站了一个小孩,阴着脸,显然是把他刚才的嬉闹听了八成。

长得倒是很好看,白白嫩嫩的。魏无羡嘀咕着,走到小孩面前笑了笑。穿着整洁的小少爷对着他松开的两个扣子皱了眉头,浅淡的眼眸盯着他,语气淡淡的。

“蓝湛。”



当了个小孩的家教也没太大的感觉,毕竟小孩比他自觉多了,弹琴的时候嘴角都绷得紧紧的。倒是魏无羡时不时去撩拨他一下,再等人急了瞪眼看他再笑哈哈地纠正几个小细节,算是做了点本职工作。

其它时候他该玩的时候玩,该窝在房间里就窝在沙发里瞎弹吉他瞎写些曲子,再偶尔请个假,去趟录音棚录几首歌。就是蓝家的伙食实在不算太好,他苦哈哈地熬了几天,最后还是时不时溜出去自己给自己开小灶,还不小心给小孩抓了几次夜归喝酒。

也不知道大晚上的不睡觉跑来看门是什么规矩。他嘟嚷着,一手提着一小袋啤酒,身形一晃就翻上了墙。深秋的夜里凉得很,就穿了单薄的黑T的魏无羡打了个寒颤,站在墙上跺了跺脚活络了一下便要跳下去。

“夜归喝酒。”

小孩冷冰冰的声音突然响起,魏无羡吓了一跳,差点没整个扑下去,稳了稳身形,苦笑着看过去。

“我说蓝湛,大晚上的很吓人的。”

蓝湛披了件外套,脸色在淡淡的月光映衬下更白了几分。美人当面,魏无羡弯了唇角,蹲身下了墙。

他在外跟一群人混了一会儿,喝了点酒,这会儿离得近了,蓝湛才嗅出点酒味来,皱了皱眉。抬头看向魏无羡,发现他的老师双颊都泛着红,眼睛却是亮得很。

魏无羡跳下来半天没说话,酒上了头也涨了些贼胆,看着小孩软软的脸就蹲下身伸手轻轻捏了两下,触到一片凉便装作生气地刮了刮人鼻子。

“外面这么冷还不回房间睡觉,蓝湛你出息了?”说罢就收了装出来的怒气,软着嗓子哄着,“老师错了,回去睡觉了成不?”

蓝湛冷冷地扫了他一眼,转身就打算走,却听到身后人笑了两声。

“晚安啦蓝湛。”

他停了停,又走得快了些,耳垂通红。



蓝湛来跟他请假时魏无羡把着吉他的手颤了颤,难以置信地盯着他,却发现小孩冷着脸,眼底没有往常的淡然。

看了好一会儿,嘴里调侃的话溜了一圈又滑回了心里,最后魏无羡只是无奈地摆了摆手,让他注意安全。看小孩那模样他也不觉得是什么朋友游玩,跟女孩约会之类的事,他留了个心眼,在意得很却不想真去跟着人。

蓝家大少倒是很心有灵犀地来电跟他解释了一下,他挂了电话,好半天才缓过神,忍不住难过起来。

想到那小小的孩子固执地每年都守在一个地方,等着一扇不会再开的门,他突然很心疼。

像是捧在手心里的心脏被扎了几针,扑通扑通跳着疼。

直到夜色沉沉,蓝湛才起了身,看了眼紧闭的房门,艰难地迈出步子想回去,冰凉的手却突然被小心地握紧了收进了一个温暖的怀里。

“怎么这么冷啊。”

他的老师罕见地敛了笑,握了握他的双手,又去摸了摸他的脸,发现都是冷冰冰的便干脆抱了他一下。

“回去了,嗯?”

他把头埋在温暖的脖颈里,心里突然软得一塌糊涂,很轻很轻地应着。

“嗯。”



日子跟流水一样哗哗地过,到了魏无羡出事的那天,他在人还上着课的时候收好了东西,走出了蓝家的门。

身后的门缓缓地合上,发出沉沉的声响。

像是砸到了他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TBC.

不想修了就这样了,更新随缘。


  21 2
评论(2)
热度(21)

© 乱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