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言。

“我们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忘羡/Priest/安雷。
间歇性刷全职。


搞着玩。

 

【白快】Under the Dome

*摸一下军官pa。借个开头祝小少爷生日快乐!

*私设放最后。

*我流白快。OOC。OOC。OOC。有原创角色。

*写完了整章也不怎么会写东西(。


《Under the Dome》

                                Chapter 1


“白马少将。”

年轻的少将踩着窗台落在他眼前,白色军服裹着少年尚未长开的削瘦身形,苍蓝色的眼眸像是盈着清浅的笑意,唇角也是牵着笑的,低低的糅着磁性的嗓音轻轻唤了他一声,恰恰撩过他的心弦。

他抿了抿唇,不作回应。

撇开眼不去看茶发少将眼底深深的不安,黑羽快斗伸手将携带的一小簇薄荷花别在茶发少将的耳边,稍稍冰凉的手指擦过线条优美的耳廓。

“再见啦,白马。”

他浅浅地说,尾音消散在深夜的寂静里,掠过他的耳畔后便了无痕迹。

 

——愿与你再次相见。

 

 

 

侧身站在窗前,他单手打开窗,褐色的鹰随即扑腾地抓住了他的肩,在黑色合身的军服肩部留着几条细小的痕迹。茶发的将军似是很熟悉与鹰类的亲昵,突然落下的重量丝毫没有减去他唇角的弧度。初春的微风透过窗拂过他细软的茶发,他望着远处的眼神也如同和风般温和。

歼灭战争结束后的第三年,最后一丝硝烟也早就化在日复一日平静无澜的日子里。他敛了笑,走回办公桌前翻看起了刚收到的军务报告。繁琐的监视记录占了绝大部分的篇幅,饶是耐心的他也忍不住泛起一丝困意。这倒也不能责怪监察部的不中用,自三年前,中央军部便强制定下了这条规定,实施国家全面监控,并由地区最高指挥部直接审查报告。民众对此一无所知,但军部里的有心人都能看出,歼灭战争里的残党还苟延残喘,不知何时会再度掀起战争。

第三次看到C区发生了偷窃事件时,白马探微不可闻地从喉间发出一声轻叹。桌上的智能系统却传来了通讯请求,本是漆黑的桌面通体透明,还未被报告和杂物占据的一角显示着监察部副部中森青子的消息。

“接通。”

他尾音刚落,眼前半米不到的空中便浮出少女略带生气地咬唇的样子。

“白马君!快斗那家伙又翘了晚训跑了!!那个笨蛋!”

从少女称呼都仍是平日里相处时的一套便可看出她压抑的怒气,白马探掩着嘴轻笑了两声。

“白马君!”

“好好,我知道了,现在就去带他回来。”

他站起身,琥珀色的眼眸里映着室内的光,笑意愈深。

 

 

 

 

Peppermint酒吧的灯光忽闪着换了色调,昏黄的光落在柔软的黑发上晕开淡淡的光,单脚点着地稳稳坐在吧台边的青年摇晃着杯里的冰块,清脆的撞击声被埋没在周遭的嘈杂中。青年估摸二十出头,面容好看得很,嘴角噙着笑,一对苍蓝色的眼眸清亮,特别是一身黑色军服挺拔地裹在身上,领口的扣子却被解开两颗,露出藏在下面的削瘦的锁骨,说不出的肆意潇洒。引得不少少女特意擦身而过,而他却依旧只是坐着,再无其余动作。

抬手将最后一点酒灌入口中,他才不紧不慢地跟一旁的侍应生打着招呼。侍应生三两步走过来给他再上了一杯酒,似是对他的行为很熟悉,撇了嘴连装出的笑脸都丢了。

“刚刚已经有六个女孩子试图旁敲侧击出你的名字,黑羽少将。”念到对方名字时,侍应生不由地咬牙切齿地加重了语气,“身为少将你就不会稍微注意一下影响吗?被中将知道我们这小酒吧少说也要整改几个月你知不知道。”

“如果不是好歹还有少将这层身份,我就已经跟六个女孩子搭讪了。”黑羽快斗捂着眼有些悲痛地叹了口气,“而且,白马早就知道了。”

“你他妈说什么?”

“自求多福吧,濑户。”

“这关过不了情报你也别想要了黑羽快斗!”濑户良介尽可能地压低了声音,抑制不住的怒气使他的拳头颤了颤。

转过脸露出一个极其真诚的微笑,黑羽快斗眨了眨眼说,“过了这关就可以免费拿到情报了是吗?”

“滚。”

被毫不客气地拒绝了的黑羽快斗也不恼,抿了口酒,口吻又是平平淡淡的,“情报带来了吗?”

闻声,面色不善的濑户将大约两个冰块长的黑色U盘扔在吧台上,“报酬照旧,账户在你杯底上。”话未落音,他便端着托盘远离了他眼里的第一号祸害。

早就把杯底上的纸条揣进口袋里的黑羽快斗拿过U盘,若有所思地盯着那盖子的线条。近来黑市上忽然出现了多笔的器械交易,黑羽快斗通过酒吧的情报网确定这背后都是同一个组织的行为。他自然留了个心眼,托了濑户深度调查,重点在这个组织与三年前的那个掀起全面战争的组织的联系。濑户当时还仔仔细细地打量着他,问他是不是还没睡醒,三年前的战争里那组织早玩完了,死灰复燃都不带这么快的。黑羽快斗没应声,给了他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就糊弄过去了。因为他也不明白心里那一点说不清的预感怎么来的,他本应只有这三年的记忆。

他在三年前的战争中就失去了之前的一切记忆。

握着U盘的手指稍稍加大了力度,黑羽快斗盯着它好一会儿,才收了手一口喝尽剩下的金黄液体,起身向酒吧门口走去。但没两步,他忽地停下了,垂在身侧的手指指尖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同样一身黑色军服的白马探,在昏黄的灯下,踩着步子,一步一步地缓缓向他走来。

 

 

走出军部的白马探走得不算快,但目标明确。监视部刚组建起来的时候,他作为江古田最高指挥官提供了不少帮助,如今监视部的监视系统能排得上国内前列也是靠了他不少力排众议的决定。而回馈便是一个私人监控请求——他需要黑羽快斗的全天行踪。最初一段时间的监控倒是很顺利,但没用多久黑羽快斗便摸清了系统的运转原理。到现在,饶是更新了好几次的系统也不能在他有意避开的情况下找到他的一丝踪迹了。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的白马探笑了笑,半是骄傲半是无奈。他出了办公室便径直走出来,没来得及换去身上的军服。年轻的军官吸引了不少少女侧眼偷看,那双笑的时候会微微弯起的琥珀色眼眸和里面蓄着的柔和笑意更是让人止不住地惊叹。迎上不知是第几个女孩瞥来的目光,白马探有些苦恼地皱了皱眉。

倒不是他想徒步,只是他的车上次黑羽快斗无端旷训的时候刚被他不怀好意地戳了轮胎,现在正在维修厂里奄奄一息。更何况一段时间的监控记录足够让他摸清黑羽快斗的出行习惯,他常去的那间酒吧离军部实在不算太远。

认命般地轻叹一声,白马探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在转角处的时候,一个有着漂亮的金长发的男子向他走来。他在第一时间便注意到了对方,高大的男子混在人群还算显眼。熟悉的蜘蛛条纹在眼部蜿蜒,他瞳孔骤缩,全身却像被锁链狠狠捆住般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缓缓迈着极为优雅的步子走近。

然后——擦身而过。

他的心跳几乎到了喉间,喉结不自觉地上下滑动,直到耳畔感触到男人的轻笑。

“别来无恙啊,白马君。”

面色骤然白了几分,他终于得以挣脱束缚,猛地转过身去,眼里早已没有了男人的身影。怔了怔,他在夏日的夜里站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却如坠冰窟。许久,薄而抿成一线的嘴唇才蠕动着发出几个词,是连他自己都听不清的呢喃。但唇角确是切切实实地上拉了一下,露出一个极细微的微笑。

别来无恙。

他说。

 

 

 

在Peppermint酒吧遇见白马并不在黑羽快斗的预料之外,他知道自己会去的地方对方早已了然于心。但刚背着长官干了点坏事的少将还是心里稍稍发虚。

“白马中将也会在晚训时间来这种地方吗?”厚着脸正了正色,黑羽快斗挑起眉头有些好笑地说。

“来接一个喝不了多少就会发酒疯的小孩子回去。”被抓到现行的逃犯指责的白马探脸不红心不跳地回应着。

……谁发酒疯了??面不改色地胡说八道,白马探你出息了??

本着不跟白马探计较的优良原则,黑羽快斗咽下一口气,绕过他走向门口。面上好不容易才维持着不过分的微笑的白马探便也跟着走进人群。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出酒吧时,街道已经围了不少人,三三两两的学生,一对对的情侣,还有牵着小孩的几家人都耐着性子等在广场上。

哦……到这个时间了。

迈了两步走到广场边上的黑羽快斗转过身,弯了眼角笑着说,“白马中将应该没在这个时候看过倒计时吧,不介意的话一起?”

凌乱的黑发依旧软软地垂下,那苍蓝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映着他一人的影子,却全是笑意。白马探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蜷了蜷手指,轻声说。

“乐意至极。”

他向来对黑羽快斗没辙,特别是这样笑着的黑羽快斗,就像是那个晚上云淡风轻的少年,就像什么都没发生时的黑羽快斗。

笑得更欢的黑羽快斗走到他身侧,在倒计时归零,中央喷泉喷出高高的水柱时凑近了他,将一朵鲜艳的玫瑰别在他耳边,随即退后了两步仍是笑,声音淹没在周遭的嘈杂中,但白马探辨认着口型听见了每一个字。

跟我回去吗,小姐?

 

My honor.

即使明天硝烟再起,再无平静。

 

TBC.


私设:

爸爸没复活。

酒厂动物园是同一个组织。


  15 19
评论(19)
热度(15)

© 乱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