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言。

“我们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忘羡/Priest/安雷。
间歇性刷全职。


搞着玩。

 

中转站。
在学校时积的梗,格式化之前挑了想填的存一下(

《重逢之时》

0
年轻的怪盗从栏杆轻跃而下,白色的披风在背后哗啦地掀出大片翅膀的模样,仿佛夜里绽开的白鸟,一步一步,缓慢而温柔地落到他眼前。

“如你所愿,名侦探。”
1
——I am looking at you.


《穿越时空的旅者》

KID×白马小少爷

——那你认识未来的我吗?
——……是个十分了不起的侦探喔。

“不管是哪边的侦探君都很麻烦呢。”他抿着唇,神情在昏暗中模糊不清,却隐隐地


《Your Death》

工藤新一×黑羽快斗

简要:侦探发现了怪盗的尸体。

0
他曾经与他擦肩而过。

但也仅仅只是擦肩而过。

1
他看见被折断翅膀的白鸟。
纯粹的白色揉杂着暗红,混成刺痛眼睛的色彩。
空气凝固了一瞬,也仅仅只是那一瞬悲哀充斥着他的左心腔,除此之外,再无其它。
他缓了呼吸蹲下了身,怪盗的伪装此时是绝无仅有的脆弱,手指稍微向前,细碎的发丝便拂过指尖。他沉了沉眼眸,在指尖碰触到冰冷的金属触感时停下,侦探的本能告诉他这时候并不是撕裂对方伪装的最好时候。于是他便垂了眼瞥向怪盗的左胸处,那里渐渐洇开深红的印迹,像是怪盗赠予女孩的玫瑰缓缓绽开。
真是讽刺。
他这样想,眼底毫无波澜。
正面贯穿,几乎没有存活的希望。他平静的目光掠过怪盗全身,就像平常察看已逝去的受害者那样。

他确实是死了。
最后,他对着自己说,有些悲哀地。
2
他曾经无数次地想抓住翱翔在夜空中的白鸟,折断那任性的翅膀,让他无法再猖狂地撩拨他作为猎人的本能。
但他永远地失去了机会。
他蹲在死去的怪盗前,甚至一句话也没说。他觉得自己应该更加难过,左心腔也切切实实地凝住了一霎,但也只是一霎,再无更多。
姗姗来迟的乌云覆上洒下清光的明月,他忽然就看不清了。
3
“”




森欧外×太宰治
0
你欠我一个理由。
黑色布料打了个旋,年轻的干部甚至没正眼看他,轻声的呢喃蕴在风里,不一会儿就连着背影消散得干干净净。
是呢。
他垂眼,咖啡里他的笑意被冰冷的金属搅成碎片。
1


《Rest in Peace》

    CP:白马探×黑羽快斗
                 

0

他看见白衣怪盗张开双臂,披风猎猎飘起。
像即将展翅高飞的白鸟。

1
“又要逃走了吗。”
年轻的魔术师怔了怔,随即脚后跟踩在栏杆边缘打了个旋,身子也随之转了过来,宽大的披风在空中画了个圈。白色手套包裹着的手上下随意抛弄着盗取的宝石,白衣怪盗的唇间起了挑衅的弧度。
“语气不善呢,大侦探。”
隔着一段距离,但茶发侦探仍能感知到那稍带恶劣的笑意。他勾唇笑笑,淡淡的月光落入琥珀色的眼眸,化成一片柔和的光。
“今天的把戏还真是相当粗劣啊。”
“啊啦?”怪盗停下抛弄的动作,湛蓝的眼睛微微眯起,笑意却愈深,“没能愉悦到白马侦探真是遗憾。”
“手法只是单纯的障眼法,布局也相当粗略,与以往周密的谋划完全不同。”冷静锐利地分析完,侦探顿了顿,用疑惑的目光上下扫视了怪盗几遍,换上了迟疑的口吻,“你……没事吧?”
突如其来的的宝石在空中折了个弧,白马探下意识伸出右手稳稳地接住了它。
“不行哦,大侦探。”怪盗轻掩帽檐,语气清冷,“潘多拉的魔盒可不能随便打开。”
“潘多拉的魔盒吗……”侦探的眼眸沉了沉,右脚向前迈出了一小步,拳头也不由地紧握起来。
“你究竟为了什么而偷盗,KID。”
“探寻那个不正是你的工作吗,”白衣怪盗轻笑,放松身体脚跟却向后踩去,风拂过他苍白的脖颈,他的声音也显得稍带飘渺,“伦敦归来的侦探君——”
实现奇迹的魔术师坠下高楼,匿迹在茫茫夜色中。

又被敷衍过去了啊。
刚从英国归来的侦探踩着步子走到天台边,底下除了欢呼声达到巅峰的群众外再无其余的颜色。



















  10
 
评论
热度(10)

© 乱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