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言。

“我们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忘羡/Priest/安雷。
间歇性刷全职。


搞着玩。

 

【0621】新世界

*快斗生贺。
*高举快右旗帜。
*涉及CP:白快,柯K,平快等等。独立段子。
*雷点很多,大概有私刑审讯,破矫情(。
*OK的话食用愉快。






《新世界》

白快

他微微低下头垂着眼翻弄手机已接收的短信,屏幕映在他脸上的光明明灭灭。确认对方的表演结束时间后,他从喉间发出一声叹息,白皙的手指合上了手机盖后便收回了口袋里。屋檐外雨水还在淅淅沥沥地滴落,街道上大大小小的积水坑里泛开一圈圈的涟漪,倒是有几分像年轻的魔术师别在他胸前的玫瑰繁杂的花纹。那时黑羽快斗的神情是罕见的认真,眉眼低垂下来,指间的动作轻柔至极,像是在雕饰献于神的工艺品。他便忍不住去亲吻他,落到他额角的吻全是喜欢的意味,看着魔术师微红的耳根和微微撇过脸不正眼看他的模样,他勾起唇角笑出了声,初到警视厅上任的不安与迷惘消失得干干净净。
想到这,他弯了弯嘴角,琥珀色的眼眸里里浸着温润的笑意。
“笑什么?”
从侧边小巷走出的黑羽快斗眨了眨眼,也没收伞就停在了白马探面前,后者看了眼是他便接过了伞稳稳地撑在两人头上。
“也没什么,只是想起了点黑羽君可爱的往事。”
“喂喂你笑得很恶心。”斜着眼睛瞟了一眼对方,黑羽快斗走出了便利店的屋檐。像是松了口气的模样,口吻却是十足十的抱怨。
“最近的女孩子越来越不好对付了,比当年的警部还要缠人啊……警部应该多向她们学习一下。”
所以才走的小巷吗。
跟着恋人步伐的白马探有些好笑地听着黑羽快斗耷拉着蓝眼睛吐着苦水。他稍稍偏过头就能看到恋人映着点点灯光而发亮的眼睛,只有他知道那里曾有万千星辰落入。
“快斗。”
魔术师扭过头,他的恋人却低下头给了他一个吻。微凉的触感印在唇上,厮磨着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只是亲吻。
只是喜欢。
他微微睁大了眼,将白马探眼里淌着的盈盈笑意收之眼底。
不妙。
身体的反应快于大脑,吻结束时黑羽快斗已经红了耳根,他单手捂着微微泛红的脸撇向一边,气息还有些不稳。
“……还在外面你干什么啊,笨蛋!”
突然叫名字什么的……犯规啊这人!!



柯K
“这次又是怎么认出我的,小侦探?”假装亲昵地抱起七岁的孩子,他轻叹一声笑容却未减半分。
孩子笑意愈深,眼里闪着自信满满的光。
“深入了解那么多次,体形和气味我还是不会搞错的。”
“……闭嘴工口小学生。”



平快
侧身避过砸向他的拳头,黑羽快斗抬腿狠狠踢上对方的肚子,让后者痛苦地跪倒在地。成群聚起的不良小小地骚动了起来,几个耐不住的已经挥着铁制水管冲向了他。突如其来的扑克牌打飞了其中的一根,弯了嘴角的黑羽快斗顺手接过了后便毫不犹豫地敲向已然冲到右侧的人的右手。
“武器谢啦。”
接连迫使几个人惨叫着失去重心,他听到后方凌乱的脚步声却依旧不为所动,沉下来的眼眸直直地盯向前方。
他知道他不需要担心他的后方。
金属相撞发出清脆的声响,关西的名侦探哼笑着将人打翻在地,墨绿色的眼眸里半是疑惑半是不羁,嘴角的弧度也带着满满的自信。他背向着黑羽快斗,用上些许无奈的口吻。
“我说啊,你到底是怎么惹上这些人的。”
“可以的话我也挺想知道的。”单脚踩上在地上挣扎着的人,黑羽快斗很是泄愤地踹了对方两下。
“在突破这个包围之后。”
“听起来很帅气啊,背后交给你了。”举起铁制水管至眼前,服部平次稳稳地做出了准备姿势。
“啊啊,彼此彼此。”



红快
“黑羽君在害怕些什么?”
怕你啊。
大脑下意识地回答,他被那位漂亮的女孩子逼到床角,女孩柔顺的长发垂下到他偏头便能碰触的距离,身体本能地想逃却无法动弹,他维持着恰到好处的微笑,眼里有着不易察觉的慌张。
把魔法用在这个时候你真的对得起你的家族吗???
“虽然这样的黑羽君很可爱,但换药时间已经过了喔。”女孩歪了歪头,嘴角弯起了小小的弧度,看似无辜得很但一字一顿讲出的话却像恶魔的低语,“是黑羽君自己脱?”
“还是,”低头凑近他的耳畔,魔女小姐几乎是咬着他的耳垂,酒红色的眼眸隐隐有着恶劣的光,“我帮你?”



盗快(父子)
他时常会想,穿上KID的西装,是不是就离他父亲更近了一些。但那单薄的西装抵御不了侵入心骨的寒冷,越深入组织,他心里的寒意就越深。直到组织覆灭时,他置身于火焰边缘,肆虐的火焰带着灼热的温度摧毁着一切,他却浑身冰凉,连动一步都艰难,仿佛又回到了他失去父亲那一年,火焰葬送了他活着的意义,他的眼神深处只有茫然和痛苦。
他的父亲成为了他的信仰,他将他的青春用于缅怀他的信仰。
而如今全部都结束了。
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被咬得发白的嘴唇蠕动着却没发出一点声音,他透过火焰看到他的父亲。他的父亲微微笑着,是他熟悉的温柔。
好好活着,快斗。
他知道那是他曾在无数个梦中听到的话语,他努力露出了然的笑容,眼眶却隐隐有些发热。
我知道的。
永别了。
老爸。



中快
“Happy Valentine's Day!”
漂亮的花体字书写得看似很是随意,但却与电脑上显示的标准字体无异。中森警部反反复复检查了包装精美的玫瑰十几次,确认无果后陷入了极大的疑惑中。
KID送来的花,居然没有异样……
“那个……警部,”一旁犹豫了十几分钟的小警察有些战战兢兢地开口,“会不会就只是个……情人节礼物?”
“哈?”

<<<<<

“警部今天好像特别开心的样子,发生了什么吗?”
“听说是收到了KID的情人节礼物来着。”
“……?”



赤快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随意翻阅着报纸的赤井秀一抬头见是黑羽快斗便回了一句,转回报纸时却被人从沙发后抱住,后者将头埋在他颈部微微颤抖着。
“……快斗,怎么了?”
黑羽快斗像是深吸了一口气,抑制着自己的颤抖,头依旧蹭在颈部,闷闷地回应着,“没……一下就好。”



鲁K
伪装成普通警察的他轻而易举地混进了宝石所在地,打开精良制作的开关后催眠瓦斯不一会儿就充斥了整个房间,他忍不住笑了笑,在其它警察倒下后换上一身白衣悄然走到宝石前。
然而映入眼帘的却是空空如也的玻璃放置箱,原本应在的蓝宝石早已不翼而飞。
“原来你那么喜欢KID这个身份的吗,假冒犯鲁邦先生?”
站在窗边的小警察举起行窃目标对准了月亮,从舌尖发出不屑的爆破音后才缓缓转身,清秀的脸上挂着不满的神情。
“啊啦遇上本尊了啊。”被拆穿身份的男人并没有丝毫慌张,反而笑意愈深,“喜欢这个身份可不止我一个人喔。”
黑羽快斗眯起了眼睛,随意抛弄着宝石的右手稍稍用力,宝石便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抛物线落入了鲁邦手中。
“多亏你们我可是忙得要死。反正这宝石本就不应该属于这位先生,送你了。”
“哦你很清楚嘛。作为回报,身为前辈的我给你个忠告好了。”踩着一地的月光向门口走去的男人停了停,眯起的眼里淌着危险的光。
“乱来的话可是会没命的。”



s快
“还不说吗?”
微微反射着冰冷白光的金属制品割破单薄的衬衣,早已摘下面具露出本来面貌的男人眯起了眼,用着疑问的口吻问道,执刀的右手却像已经得到否定回答般稍稍用力。
被压制在下方的少年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咬紧了下唇,将滑至自己唇边的象征着示弱的声音狠狠地咽了回去。锋利的刀具划过腰间,他偏过头,长时间的未进食让他稍微眩晕起来。
“……还真是尽职尽责的拷问,我可是一个不还没说呢。”
“反正回答都一样,”金发的男人凑近来,温热的吐息掠过耳畔,只换来下方处于劣势的少年难掩厌恶的眼神,“不过我倒是很期待你的屈服。”
依旧不等回应,Spide兀自地把弄着刀,娴熟地在因双手被强迫高举过头顶而露出的右手臂上留下两道痕迹,然后饶有兴趣地观赏着因过于异常的疼痛而蹙起眉的黑羽快斗微不可闻的颤抖。
他身下的少年已全然没有了最初的精神,原本胡乱翘起的黑发也被汗水濡湿,有些温顺地垂落,漂亮的蓝眼睛里全然是深深的疲倦和不愿低头的倔强。
名义上的拷问已经持续了两天,他思索着也是时候保障一下黑羽快斗的生命安全。
他很喜欢他,特别是那双因倔强而熠熠发亮的眼睛,撩拨着他想摧毁他的念头。所以他还不愿过早地结束这场审讯。
这样想着,他伸手夠着桌上的红酒,轻柔地打开盖子,然后直直地倒了出来。
冰凉的液体浇落到少年的脸上,剥夺着他获取空气的途径。忍不住从喉间发出小小的呜咽,少年微微摇了摇头,却被男人强硬地制止。直到最后一滴液体也滑落时,他才松开了禁锢着黑羽快斗颈部的手,饶有兴趣地看着后者抬起头转向一边不住地咳嗽着,像是几乎溺死的人般撑住身体的手指都在颤抖。
唇角的弧度加深,他眯了眯眼睛,扳过黑羽快斗的脸便吻了下去。趁着少年还没喘顺气的时候长驱直入,果不其然换来了舌尖尖锐的疼痛和淡淡的血腥味。他结束了强迫的吻,舔了舔唇便看着黑羽快斗挑起唇用着不屑的口吻挑衅着。
“世界著名幻术师先生原来有这种趣味吗?”
他愈发觉得好笑,修长的手指抚上明明处于他掌控却总要挣扎的怪盗的右脸侧。
“我想你成为我笼中的鸟。”



潘快
*潘多拉实体设定为女孩子。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因为可爱(。

他将她从虚无中唤醒。
控制着身体漂浮在半空中,她撇了撇嘴,看着眼前年轻的怪盗久久地注视着墙上的挂像。
明明唤醒了我,眼里却只有自己的父亲,这还真是过分啊。

——想知道真相的话,拿自己来交换如何?
FIN.






Happy birthday to my Kaito!!!!!
这次生贺有点小遗憾就是没凑齐……还有快青鸽快查理快斗山羊快(??)没梗写不出来(。
但这改变不了我的心意,礼轻情意重嘛!(
生日快乐啦。

关爱CP洁癖,人人有责。

  17 7
评论(7)
热度(17)
  1. 引一曲微尘迁乱言。 转载了此文字
    这也是okk的。

© 乱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