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言。

“我们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忘羡/Priest/安雷。
间歇性刷全职。


搞着玩。

 

【快右】他们

今天出绘了吗?
没有,卡池里的绘是不存在的。
什么都写不出来好痛苦啊……(。

*放一下今天的段子,新连载魔快剧情后(
*一个白快,一个新快。

他单手折起外套踏进房间时,房里悬挂着的时钟已指过了两点。琥珀色的眼眸沉了沉,若有若无的消毒水气味萦绕在他鼻尖,微弱但却没有消散。 他像是在瞬间被紧紧攥住了心脏般,急切地转动视线,总算是瞟到床上鼓起的一团后,他从喉间发出小小的不知是松口气还是叹息的声音。
究竟是什么时候……
反身轻轻扭动门把将门合上,他放慢了步子走到床边。被子下的人似乎没有太多的心思顾及入睡的舒适度,只是顺手拉了叠好的被子一把,并没有盖严实。但一向澄澈的蓝眼睛却是真的阖上了,没有任何往常的趁他不备偷袭他的迹象,就只是不同于平常的安安静静地睡着了。
见他不是恶作剧后,白马探俯下身子,轻手轻脚地掖好被子,眼里淌着也是别人不常见的柔和的光。
“……白马?”
切切实实地被裹成一团的黑羽快斗在被子里发出因初醒还未清醒而不清的嘟嚷。
茶发侦探怔了怔,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转过头像是有些困扰地看回黑羽快斗。
“抱歉,吵醒你了?”
刚解决一桩行窃的黑羽快斗显然疲乏得很,不自觉地单手揉着眼睛,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
“我觉得你家的医疗设备应该会好一些。”
“黑羽君再乱来下去,再好的医护也是起不了成效的。”
“……白马你这话听起来很像红子的预言,你是和她混多了吗——”
黑羽快斗还未说出的话被突如其来的拥抱堵回了喉间,他微微睁大了眼睛,鼻尖扑满了熟悉的气味。白马探只是尽可能地轻轻抱着他,与其说是想安抚他,不如说是在使自己平静下来。
黑羽快斗偏了偏头,感觉到白马探将头埋在他的颈间,他便伸出手,有些好笑地回抱了他的侦探。
“我可是不会哄十七岁的英国大侦探喔。”
他闭上眼,抱得更紧了些,像是眷恋着对方令人心安的气味。
“我还在这里啊,笨蛋侦探。”
FIN.


险险躲过呼啸而来的足球,他却并没有丝毫劫后余生的轻松感,反而是略觉糟糕地蹙起眉。
对面的小孩子却笑得很是愉悦,眼里沉着锐利的光,像是即将追捕到心仪猎物的猎手。
“这次你逃不掉了——虽然是想这样说的,”孩子轻叹一声,换上稍稍无奈的神情,“但是你受伤了吧?”
……诶诶?为什么这个名侦探突然这么好心?假的吗??
“躲避的动作比往常慢,”孩子撇了撇嘴,“慢了非常多。”
他怔了怔,神色依旧眼里却多了些许对侦探停下的疑惑,但也有点点的星光落在里面,“那么——”
他维持着两人的距离,唇角却忍不住翘起小小的弧度,“你这次又要放过我了吗,小侦探?”
“这次就算了,我不想趁人之危。不过,与之相对的,你欠我一个人情。”孩子仰起头,神情三分认真七分狡黠。
“是是,就这么确定我会被你抓到吗……”轻跃上栏杆,他维持着微妙的平衡掩低了帽檐,有些好笑地回应着。
孩子重新笑了起来,眼镜下的蓝色眸子闪着得意的光,“那是当然。”
“真是自信满满。”他轻喃,笑意愈深,“那趁侦探先生反悔之前,我就先行告辞了。”
他跃下栏杆踩在天台边缘,右手搭在左肩上微微倾身算作告别,随后他便消失在茫茫夜色中,连带着飘渺的声音也消散在侦探耳边。
“晚安,小侦探。”
FIN.




  14
评论
热度(14)

© 乱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