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言。

“我们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忘羡/Priest/安雷。
间歇性刷全职。


搞着玩。

 

既然标题可不填那就不填了吧。

好像有点肝过头……真头疼了(笑到闪现
但是拿到绘卡真开心啊(要完
清梗睡觉。

*新快。
*怪盗失踪半年后变小。


“欢迎回来,侦探君。”
折过身子锁门的工藤新一手上的动作停滞了一下,熟稔的嗓音在狭小的玄关漾开,灵魂深处的弦似乎被轻轻地拨弄着。
“KID……?”
瞳孔微微睁大,他倏然转身,眼里却只映出小小的身影,模样和小时候的自己几乎如出一辙。
孩子赌气般踢蹬一下过长的衣物,圆溜溜的蓝眼睛眨了眨,随即嘴角的弧度有些丧气地耷拉了几分,“有点大意了。”
APTX-4869。
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它的效果。
室内空调吹出的冰冷的气流打在他挽起袖子而裸露的小截手臂上,他压下眼里再见怪盗的惊诧,沉沉的目光直直地看着突然出现的孩子,指尖因攥紧而发白。
“组织又重新活动了……”
他还记得那场战争的情形。
空气中漂浮着的浓厚的硝烟气息,一股脑袭来带着令人窒息的气势。遮天的火光吞噬了组织嚣张多时的气焰,也安葬了无数同伴的牺牲。
火焰边的温度高得吓人,浑身遍布战争痕迹的他却从头凉到底。这远远不是普通高中生所能承担的,他把眼睛隐在刘海的阴影下,咬紧了牙关,把深深的,难以承受的负罪感埋进心里。
他绝不会让战争再次爆发。
“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组织。”察觉侦探的神色一下子阴暗下来,名副其实的KID出声否认对方的想法。
严峻的神色忽然瓦解,关东的名侦探不明所以,“另一个?”
“谁都会有藏在匣子深处的秘密,”小小的怪盗弯起眼眸,目光带着星点的挑衅,“挖掘它不正是好奇的名侦探的工作吗?”
虽然语气与那装模作样的国际罪犯完全一致,但幼小的孩童身形以及即使刻意改变也难掩的稚嫩的嗓音还是让工藤新一忍不住笑出了声。
“喂喂名侦探你笑得很恶心。”下意识往室内后挪了两步,孩子嫌恶地蹙起眉头。
“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啊,”上咧着嘴角的名侦探走近蹲下来与小怪盗保持平视,双手却伸过去狠狠地揉着孩子柔软的脸颊,“KID先生。”
“被叫小侦探的事,被戏耍的事,我可是,全部,都,记得清清楚楚。”
这家伙原来这么记仇的吗?!!
手指下意识搭上侦探的手腕,费力将对方并不用心的禁锢撤掉,耳畔却传来细小的针刺进后颈的声响。
小怪盗踉跄两下,忽然袭上的晕眩感让他几乎站不住,他挣扎地维持着眼皮打开的状态,眼角柔和下来的侦探对着他无奈地笑,随后他被一双手揽进温暖的怀抱,令人安心的气息触在他鼻尖,他头一歪,放纵意识坠入深不可测的黑暗。
怀里的孩子安分下来,他敛了笑意,低头深深地埋入对方颈间,抱紧的同时身体小幅度地颤抖起来。

你真的还活着。

都变小变完了怎么可能还会有下文(。

  8 6
 
评论(6)
热度(8)

© 乱言。 | Powered by LOFTER